意甲

混世矿工 第一七六章 和光同尘

2020-01-16 22:26: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混世矿工 第一七六章 和光同尘

看来广告是真的不能太相信!

但既然已经来都来了,别人盛情款待加上劳动军委副主席打招呼,无论如何也得给面子,三个人也就说说笑笑的开吃,而杨凌的确也是有点儿饿了,独自一人很快干掉一盘子,两个美女却没他那么大的胃口,嚷嚷着要吃烤鸭的兮兮只吃了几块就饱了,两个女人就坐在旁边喝饮料,看着杨凌风卷残云的对付另一盘子。

孙晓静眉目若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杨凌吃饭的神勇她在长安就深有体会,而兮兮却是惊讶的看着这个超级大吃货开始横扫剩下的最后一个盘子,吸管插在嘴巴里半天都不知道吸一口。

从全聚德出来,已经是十点半过了,杨凌打着饱嗝看着川流不息的汽车和城市灯火,摸着肚皮笑着说:“大班长,接下来去哪儿?是回家还是继续溜溜?”

孙晓静帮他整理一下衣服,仿佛一个小媳妇一般温柔的说:“你也真是,吃饭都不知道节制,兮兮明天还要上学,我们先送她回去,然后去我家玩儿吧!”

兮兮却不干了,她摇着孙晓静的胳膊撒娇说:“姐姐,我不要回去嘛?我也要去你家,晚上我就跟你睡。”

“听话~!我答应阿姨晚上十点钟以前送你回家的,看看现在都快十一点了,如果你不听话下次我就不带你出来玩儿了!”孙晓静没有答应她。

“那好吧~!”兮兮只好可怜兮兮的点头答应,然后她看看杨凌,瞪着大眼睛挥舞着小拳头说:“大吃货,千万别欺负我姐姐,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杨凌撇撇嘴说:“小丫头,大人的事跟着瞎掺和啥?赶紧回去睡觉去!”

“你......哼~!”兮兮气的对着他翻白眼,孙晓静这时已经拦住一辆出租车,三人钻进车内,很快消失在滚滚车流之中。

下车后,杨凌看着眼前这个静谧而深沉的小区。心里微微有些悸动,昏暗的路灯下,几栋老式的单元楼静静的矗立着,一些窗户还透出淡淡的灯光。偶尔几声猫狗的叫声,让整个小区显得更加孤寂,四月时节,草木都已经舒展,浓密高大的行道树把小区的道路遮掩的更加阴暗。皇城的夜有些微微的凉意,风吹过,孙晓静忍不住打个寒战,杨凌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晓静,你就住在这里吗?”

“是呀~!”孙晓静似乎很享受杨凌的动作,把他的衣服紧紧的裹在自己身体上,微笑着说:“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这个院子的一草一木我都非常熟悉呢!”

杨凌看着她略微有些孤单的背影心底有些刺痛,他一直以为,像大班长这种只有画卷中才能存在的人物。像花一样娇嫩,像溪水一般温柔,行若杨柳,音若清泉的女子,应该居住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田园山水间,沐光浴风,和光同尘,而不是这样一个孤寂幽深的老旧小区里。

“杨凌,你在想什么?”孙晓静回过头,一双大眼睛在夜色中微微闪烁。

杨凌迟疑了一下说:“晓静。我一直很好奇,当初你就像个迷一样出现在我们班上,大家一直以为你是个从国外回来的华侨子女,怎么也没想到你就是个土生土长的皇都人!”

“嘻嘻~!”孙晓静有些得意的笑着。她拉着杨凌的手说:“外面有些冷,我们快走吧,我家就住这栋房子的三楼!楼道的灯坏了,你小心点儿哦!”

握着娇柔的小手,微微有些凉,杨凌把原来从长安出发时想象的旖旎都抛到脑后。被她拉着顺着一条阴暗狭窄的楼梯慢慢上去,他本想掏出照亮,但随即又把伸进口袋的手拿了出来,这是一种发自心底让他安静的错觉,就似乎很久很久以前,自己经常就被一双温柔的手拉扯着,行走在这条漆黑的楼梯上,这种感觉,让他灵魂都在跟着不由自主的震荡和悸动,仿佛一种亘古的记忆正在自己的体内苏醒。

“好了~,我们到了!”

孙晓静松开手掏出钥匙把门打开,然后打开客厅的灯,看着眼前的房间,杨凌有些发呆,老旧的房子还是灰色的水泥地面,白色的墙壁在昏暗的灯光下微微有些发黄,老旧的挂历,斑驳的吊顶,一张简单而古老的木质沙发,摆放在墙角的老式冰箱发出微微的嗡嗡声,一个红色的暖水瓶放在沙发边上,置身其中,杨凌有一种错觉,仿佛突然一下子自己就穿越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如同自己在看到薛玉琴老家的房子时候一模一样的感觉,岁月在倒退,时光在倒流,一切现代化的生活气息都瞬间远离而去。

“怎么样?很惊讶吧?”

孙晓静关好门,然后提起暖水瓶给他倒上一杯水放在老旧的木质茶几上,然后安静的坐在他旁边,陪着他一起发呆。

“我......我......”杨凌我了变天也没办法说出一个字来,这种和想象中的巨大反差已经让他完全思维紊乱,想了半天他才问:“晓静,你就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孙晓静双手抱着水杯轻轻地说:“爷爷去世后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住在这里,这儿很安静,虽然小了点儿也旧了点儿,但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感觉到一种家的温暖。”

杨凌惊讶地看着她说:“那你的爸爸妈妈呢?”

“我不知道!”孙晓静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我从记事开始就没见过他们,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上初中的时候奶奶去世了,上高中后爷爷也去世了,我就一个人一直生活在这里。”

杨凌好奇的问:“那你怎么生活的?”

孙晓静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爷爷去世后给我留下一张银行卡,告诉我每个月里面都会有一笔钱汇进来,足够我生活,我也去查过,开始是每个月几百,后来是每个月几千,现在几年我都没去查过了,估计里面应该有不少的钱了吧!反正我有工作,平时也用不了多少钱。”(未完待续。)

长春好点的银屑病医院
检查北京京都儿童医院
贵州治癫痫
日照治癫痫病医院
遵义哪里治癫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