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天命武圣 第十九章 天荒宝塔

2020-01-16 16:38: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命武圣 第十九章 天荒宝塔

场上的所有人无形中被分成了三个阵营。一方是身边围绕着十几只天枯玄傀的阴魔宗人,另一方是黑煞领头的天荒守护者,还有一方则是侥幸在阴魔宗秘法下存活下来的人类强者。

吼。

一声声不似人声的低吼从那些浑身干瘪,状若死尸的天枯玄傀口中响起,诡异的绿瞳孔盯着众人毛骨悚然。

“黑煞统领,我想我们应该可以放下恩怨,先把这阴魔宗的贼人灭杀了再说。”宋掌门不着痕迹的移动到黑煞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那阴魔宗的秘法看上去确实厉害,但你又如何肯定我们一定会接受你的注意。”黑煞的密语传音让宋掌门眉头一扬,这密语传音之法,可确实只能由知命境界的强者运用的出来。

“守护者大人们的实力在下自然清楚,不过统领大人,你们应该不敢去伤害那位狼浩大人的身体吧?”宋掌门面色严肃,缓声道来,刚刚从其他守护者的叫喊中,他就知道狼浩的名字了。

“你是什么意思?”黑煞转头看着宋掌门,眼中四射的寒光让后者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我凌玉门有一种合击之法,最善于缠斗,只要在下和其他人缠住了狼浩大人,剩下的,黑煞大人你们应该可以轻松解决吧。”宋掌门说道。

黑煞面无表情的看着宋掌门,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这让宋掌门没有丝毫猜度黑煞心思的办法。黑煞又怎会不知道宋掌门这是在故意保留自己这一方的实力,只要缠住狼浩,其他的敌人他们完全不用对付,甚至有了那什么合击之法,很可能战斗结束后他们一个人都不会有事。

不过黑煞也不得不答应他,毕竟那要面对的是自己兄弟的尸体,没有一名守护者能狠得下心去损害分毫,再加上这些守护者中,唯一擅长速度的除了他自己就只有风戍和猴英两人了,但自己实力最强,必定是要对付阴魔宗的,风戍和猴英实力又不如原先的狼浩,更何况现在被变成天枯玄傀后,狼浩的实力似乎又强大了一分。

“好。”黑煞轻轻点头,算是答应了。

“宗主,那宋行雨等人好像是要和天荒的那些畜生联手啊,我们可需要小心一些。”阴魔宗阵营里,一名黑发中年人凑到单宗主的耳边低语道。

“无妨,任他们如何应对,都得给我死。”单宗主阴笑两声,不屑的说道。

“杀!”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场面再度混乱了起来,三方阵营厮杀在了一起,刀光剑影,鲜血淋漓。

“诸位,护我左右。”宋掌门周身衣袍无风自动,左手掐剑诀,右手擎长剑,杀向狼浩。

其余众人护卫在他身边,脚步跟随着宋掌门踩出的奇特步调,身形左右摇摆。

“去!”宋掌门左手一引,右手长剑便闪电般飞出,刺向狼浩。

锵。

就如同刺在了坚硬的百炼钢铁上一样,宋掌门的青锋长剑在狼浩身上划过,激起一阵火花,却仅仅留下一条白痕。

“这天枯玄傀好生厉害,”宋掌门在惊叹这阴魔宗秘法的强大时,也不忘对其他人说道:“诸位,借我命元一用!”

数十位人类强者立刻伸出各自伸出一只手掌,浑厚的命元在掌心涌动,随后涌向宋掌门的后背。

“喝。”宋掌门大吼一声,颔下长须随风飘动,看上去极有仙家气势。那无数道强悍的命元在下一刻冲进他的体内,在经脉中肆意穿行。

龙策卷!

命元逆动的痛苦让宋掌门也变得面目扭曲,他大喝一声,长剑再次飞射而出,掀起一阵狂风卷向狼浩。

轰!

这一招终于得手,狂暴的旋风将狼浩卷起,狠狠地摔在石壁上,那干瘪的身躯上也出现了一两道伤痕。

“好。”众人一时为之大喜。

宋掌门这合击之法就是依靠众人的命元,发出更为猛烈的攻击,每次攻击,除了宋掌门要承受不小的痛苦外,其他人只是需要付出一点点的命元罢了。

就像刚刚那一击,众人不过消耗了小半成命元而已,而变为天枯玄傀的狼浩就已经出现伤势了,只要再来几下,就不愁解决不了他。

另一边,天荒守护者和阴魔宗战在了一起。

十几只天枯玄傀被同等数量的天荒守护者拦了下来,黑煞则带领着金莫瑁衡等**名实力较强的守护者,迎上了阴魔宗人。

“人类,受死!”金莫再一次变身成了赤金地灵熊的形态,双手由上至下拍向一名阴魔宗人。

那人大惊之下暴退开来,险险地避过了这一击,反手甩出一道黑芒,正中金莫的手臂,只是连他的一根毫毛都没有打掉。

吼吼吼。

数声兽吼相继响起,其余的天荒守护者全都变为了本体妖兽形态,有的是长有蛇颈的红色巨鸟,有的是全身雪白的白鹿,有的还是背上长满脓包的大蟾蜍。那瑁衡甚至还变成了一只头生独角的灰皮犀牛。

变回本体的天荒守护者实力比人形强了不少,一时间竟逼得阴魔宗人步步后退。

而唯一没有变回原形的黑煞,化作一道黑风,与单宗主斗了起来。

浑身黑烟的单宗主,和宛若黑风的黑煞,两方的战斗让方圆十几米内变得乌黑一片。

“这人类果然强大,不愧是这阴魔宗的宗主,看这实力绝对有知命境界了。”黑煞不禁想到。

场面僵持住了,人类强者与狼浩、天荒守护者与阴魔宗人、黑煞与单宗主,三个战场只要任何一方胜利了,那边可以说是赢得了整场战斗的胜利,而此刻,看样子胜利的天平应该慢慢的向天荒一方倾斜过去了。

不过事情会如此如意吗?

嚯!哗!

利刃入体又在下一秒被迅速的抽出。

宋掌门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口的那道伤口,透过这狰狞的伤口,隐约可见自己那还在微微跳动的心脏。

“为什么…”宋掌门再也握不住手中的长剑了,长剑掉落在地,发出呛啷的清脆响声。他转过头去,用不解的目光无言的审问自己的兄弟,那道目光中仿佛在不断地重复这三个字。

宋掌门没有去理会自己胸口的伤痕,任凭它鲜血泉涌。

他看着拿着那把染血匕首的罗家主,突然间感觉身体变得好冷,仿佛自己堕下了深渊,寒风吹着自己好疼、好冷。

“对不起。”罗家主也只能不停地重复这三个字,眼中的泪水怎么也流不下来。

“呵呵…哈哈哈…”宋掌门笑了起来,先是轻笑,而后开始疯狂的大笑起来,胸前的伤痕渗出了更多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袍,他的口中冒出了血沫,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没有人会去在看已经倒在地上的宋掌门一眼,因为他们也自身难保,只有罗家主在走过宋掌门的尸体时,用那充斥着无奈与悲伤的眼神看了一眼。

仅剩的几十名人类强者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从衣袖里抽出了一把匕首,刺向了自己身旁战友的胸膛,不过十息不到的时间后,人类中还站着的,只有那些手持匕首,早已投靠在阴魔宗麾下的人了。

“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激战中的黑煞借的空档看了人类那一眼,咬牙说道。

然后,那些背叛的人类跟着狼浩再度杀向天荒守护者,一方面要对付诡招不断的阴魔宗人,另一边又要应对十几只不死的天枯玄傀和十几位人类强者,天荒守护者节节败退,胜利似乎已经在向阴魔宗招手了。

“没办法了,只好……”黑煞眼神一历,身体骤然发出一团黑光,随后化为一只巨大的黑豹跃出,用疾风般的速度冲向山壁平台。身形闪烁,犹如幻影一样,在一瞬间就接近了黄贤的身边。

击杀黄贤!

这是黑煞的目的,他也知道这个人类才是开启天阴寒潭阵法的关键,只要杀了他,那人类一方自然没有可能进入天阴寒潭。

一爪探出,那锋利的利爪带起一阵劲风,吹在人的脸上便觉得生疼。

黄贤惊恐的看着向自己扑来的黑豹,右手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块黑黑的石头,然后一手捏碎,一层白色的光芒便笼罩了黄贤的身体,犹如一个保护罩一样将他保护起来。

碰。

利爪与光罩相撞,那巨大的力道却仅仅让光罩上泛起了一丝涟漪,完全没有丝毫损伤。

一见黑煞的进攻无法打开光罩,躲在罩内的黄贤松了口气,向黑煞化身的黑豹投了个嘲讽的眼神,随即又开始解封起阵法了。

“黑煞统领,你就被白费力气了,”山壁下,单宗主看着这一幕大笑起来,说道:“这天光罩可是我阴魔宗发费大价钱求来的宝物,没有圣境的实力,是绝对无法击破的。”

天光罩,就是阴魔宗购来专门用以保护黄贤的宝物。从十几年前,黄贤便早是阴魔宗的一员了,他也是这一处阴魔分宗中,唯一擅长阵法的人,也因此,整个阴魔宗内,只有他会解封天阴寒潭的封印。只是黄贤本身实力不强,所以单宗主才特地耗费了阴魔宗一大半的财产,买下了这个天光罩,用来保护黄贤。

看见自己一招竟然无法撕开这个奇特光罩,黑煞也怒了起来,前面两爪左右开弓,不断地在光罩上抓挠着,却只能让光罩稍稍晃动一下。

“给我出手,灭了他们。”山壁下,单宗主大手一挥,带着一群人和一群天枯玄傀杀了上去,与天荒守护者激斗起来。

人数不如对方,又被天枯玄傀压制,当即便有两名守护者受了重伤,勉强退了下来。

“可恶。”黑煞看了看面前的光罩,又看了看下方浴血奋战的守护者们,咬了咬牙,盘膝坐下,双手结印放于胸前。

“杀杀杀。”手持一把大砍刀,肆意挥舞的单宗主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危机,他回头看去,一眼就看到了不知在干什么的黑煞。

“内域、妖尊。”单宗主脑海中不知为何浮现了这两个词。

“该死的,我怎么忘了,这家伙既然是天荒外域的守护者统领,身上一定有内域妖尊赐予的宝物。”单宗主目疵欲裂,提着大砍刀就冲了过去。

一定要在黑煞拿出内域的宝物前杀了他!

呼!

风突然停了,天上的云层也散了,一道金光从苍穹之上落下,照耀在黑煞的身上。

单宗主的确没有猜错,黑煞身上确实有着妖尊赐予的宝物。

作为守护天荒外域的最强者,黑煞若是没有一张强悍的底牌,又何谈守护外域。

随着金光的洗礼,一尊小小的金色三层宝塔出现在了黑煞手中,小塔不过一指高度,却散发着一股极为强大的气势,一阵洪荒的气息传来,仿佛这座宝塔是一条从洪荒年代蛰伏至今的猛兽,单宗主还未靠近,便已感到了心悸,冷汗不争气的湿透了他的后背。

天荒宝塔,这就是黑煞手中的三层小塔的名字,能以天荒为名,足见这做看上去小巧可爱的宝塔,拥有怎样的力量。

这座小塔是妖尊亲手炼制的,在黑煞担任起天荒外域守护者统领时便由妖尊亲自赐予黑煞,三百年来,这是黑煞第一次动用这尊宝塔的力量,而这一次,他誓要灭杀所有触犯天荒的贼人。

黑煞右手托塔,眼中闪出万丈金光,浑身金光涌动,宛若金刚。

单宗主这是第一次有了后退的念头,那尊小小的金塔散发的威势如同一块大石压在他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

“人类,受死吧。”黑煞右手一推,那尊宝塔就旋即飞出,滴溜溜的转动着飞向单宗主。

“不,不。”单宗主立马转身就跑,当他的速度哪能比得上天荒宝塔的速度啊,仅仅两息之后便被追上了。

于是,在众人惧恐的眼神下,那尊宝塔骤然射出一道金光,射中了单宗主的腰部,如同冰遇烈火一样,立刻就将单宗主的下半身给消融了,一点残渣都不剩。

“啊!”惨叫着的单宗主疯魔般的挥舞着手中的砍刀,一如当日在那处大殿之中。

但没有任何用处,漂浮在空中的宝塔再一次射出一道金光,至此,阴魔宗单宗主永远的消失在了人世间。

两下击杀一名知命强者,而且若不是第一下位置射偏了,很有可能对于单宗主来说就是秒杀的下场,众人心跳得极快,全都惊恐难安的看着悬浮在他们头顶的金色宝塔。

“攻击,一个不留。”黑煞无情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天荒宝塔再次射出了数道金光。

人们开始惨叫起来。

“救命啊,别杀我啊。”

“我都是被逼的呀,我没有伤害任何一位守护者啊!”

“求求你给我次机会吧,我可以成为天荒的奴隶,啊!”

那凄厉的惨叫与乱石川中的惨叫相比,少了一分凄惨,却多了一分血腥。

杀人者,必被杀之,这是整个世间恒久不变的道理。

“不能这样,我得快点,得快点。”处在天光罩保护下的黄贤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因为他将是最后一个感受到天荒宝塔威力的人,却也是承受压力最多的人。

满头大汗的黄贤手慢脚乱的打出一道道手印,压榨着自己所有的潜力,就连解封天阴寒潭的速度都快了不少,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呲~

宛如冰雪消融的声音响起,黄贤心惊胆战的看着头顶上那慢慢变薄的保护罩,使尽吃奶的力气加快自己解封的速度。

霹雳乓啷的破碎声让黄贤心里一沉,他抬起头,看到了自己人生中最后,也是最美丽的景致。

光,金色的光,照耀在自己身上好像暖乎乎的,黄贤发誓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纯洁的光芒,好似下一刻自己就会在这光芒的指引下去往那传说中的美丽国度。

随后,黄先消失了,只是他之前结下的最后一个手印,在他生命的最后一秒飞了出去,触碰到了山壁上那玄妙的阵法。

地动山摇,黑煞收回了空中的宝塔,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的阵法。

“黑煞大人,你怎么样?”蓝冰的身后凝聚出了两道虚幻的翅膀,飞到了黑煞的身边。

“这是什么情况?”蓝冰看着山壁上开始剧烈变化的封印阵法,吃惊道。

“那个人类,”黑煞沉声道:“在天荒宝塔击杀他之前就已经开启了阵法,那是这道封印最不稳定的时候,这时又被宝塔的威能影响,导致现在封印紊乱了。

“那会发生什么事?“蓝冰急忙问道,这天阴寒潭可是天荒外域极为重要的一处秘境,若是出了什么问题,那可是大事。

“我听上一代的守护者统领说过,这天阴寒潭封印若是紊乱了,应该是不会对天阴寒潭造成什么破坏。“黑煞说道。

黑煞的第一句话倒让蓝冰先松了口气,可心中的担忧还是没有消除。

“这阵法紊乱对寒潭本身不会有任何影响,”黑煞瞥了眼蓝冰,又看着面前闪烁不定的阵法,说道:“这阵法之后,封印着天阴寒潭的入口你知道吗?”

“知道。”蓝冰点头,却不知黑煞想说什么。

陵川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邯郸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南通牛皮癣专科医院
镇江治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