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紫极天下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另类的感情【过年好!】

2019-09-11 11:09: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极天下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另类的感情【过年好!】

除去熟人之外,还有两个是王紫有印象的,一个中年男子是驯兽师阿瓦尔,另一个着装奇特的女子是巫术师哈尼亚,王紫曾在太上青天门见过这两个人。

,王妃何不舍了金线和钉神勾,考虑考虑我的建议呢。”

虽然知道王紫在东方界面的身份,但是这是在血族,对王紫的称呼自觉的变成了王妃,王紫看了看哈尼亚,又看了看其他人,问道:“你们都是为了这两件事而来?”

那白须的老者,也就是莱卡帝国的国师布伦特笑道:“自然。”

驯兽师阿瓦也也点头,精灵族的祭司佛伦也点了点头,倒是希尔本想说些什么,却在佛伦的阻止下抿唇不语,魔王映血就算什么都不说,也不可能是为此而来的,魔族跟神殿可是没有半毛钱关系。

胥笑了笑,却道:“算是吧,只是我更想知道前十二式神所在。”

那女帝杰西卡也道:“式神的旨意在先,我们自然要完成任务。”

王紫点头,表示明白,“既然诸位的态度这么明确,我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金线和钉神勾就在我手里,可我也并不打算给任何人,当然包括你们、也不会给,不管有什么更好的条件,也不换。”

说完,也不等众人忽然变幻的脸色,王紫紧接着说道:“至于前式神,你们想找就找吧,但只要记住一点,这是在血族,不该做的是别做,不该越的界别越就好了。”

王紫抬头看着九幽,好像在询问她说的合不合适,九幽不禁低头亲了亲王紫的眼睛,“小公主说的,就是我想说的。”说罢也看向众人,脸上的笑容已然不见,血眸之中带着不可忽视的威严与压迫,以一种更加强势的态度宣布:

“刚才我的王妃已经说过了,金线和钉神勾诸位不用再想了,诸位倒是可以继续找前式神,只是别越了界就好。”

众人的脸色都在急剧的变化,好在都是千锤百炼的人物,在这个时候还能绷住,可是心下免不了翻腾,关于这两件事,前两天他们也说过,只是都被凯撒拖延着,没有实际的进展。

他们还在暗自猜测九幽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酝酿着大招,想要好好宰一宰式神不成?毕竟他们来之前接到的旨意是,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拿回金线和钉神勾。

可现在呢,他们竟同时想到,九幽莫不是就在等着王紫醒来?好让她来做决定?众人眼神看向王紫,虽然心中着急,可都是聪明人,知道现在已经不宜开口,否则气氛就僵了。

还是麦克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金线、钉神勾一事暂且不提,寻找前十二式神恐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们几个就打扰了,至于别的,血王和王妃大可放心,在血族的地盘上办事,我们自然知道分寸。”

一番话说的进退有度,可他说的是‘暂且不提’,没说认可王紫的决定,谁知道他以后会想什么办法,但那也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王紫不会在这个时候跟他计较。

又说了些不甚重要的事情,众人便相继离开了,佛伦本是要等着希尔一块走的,可希尔一直坐在原地,瞧那样子是根本没有走的意思,佛伦摇了摇头,便先出去了。

王紫实在无法忽略那双一直追着她的视线,便看向希尔,几乎立刻便收到一个大大的微笑,那倾城的面容之上笑容灿烂,仍然带着几近圣洁的味道,可无论怎么看,希尔都稳重了很多,不像之前毛毛躁躁的样子。

也不管还有旁人在,希尔看着王紫问:“王紫,你最近过的可好?”

说实话王紫有些摸不着头脑,希尔那语气莫名的有些沧桑的味道,还夹杂着些感概,好像他们分开了十年八年、而不是一两个月的感觉,只点头道:“很好啊。”

希尔一笑,也对,她怎么可能过的不好,她身边有那么多爱她的人……希尔站起身来,向前走了几步,停在王座之下,“你说得对,这个世界确实很大,以前的我……呵呵,不提了,王紫,你等着我,我会走到你身边的。”

那有些雌雄莫辨的脸上流露出自信的笑,高贵的气质更加显露无疑,那双蓝色的眼睛定定的看着王紫,带着不加掩饰的情意,说完,也没有别的纠缠,潇洒的转身出去了。

王紫的哈欠却是被卡在了喉咙口,不上不下的难受,是被希尔吓的,她的本意是让他去多看看更加的世界,去找到他真正喜欢的人,不要吊在她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可现在不是适得其反吗,他反而更坚定的吊在这里了。

抬眸,九幽笑的仍然如沐春风,可自己的王妃在自己的大殿之上被人表白了,他是杀了那个希尔呢还是杀了那个希尔呢?王紫似乎看出了九幽的想法,赶紧凑上去亲了亲他的脸,“九幽,我饿了。”

没什么可劝的,王紫干脆转移了话题,那双漆黑的墨眸望着九幽,好像在讨食儿一般,九幽的气息果然一变,笑了,“不是困吗?现在怎么又饿了?”

“唔,先吃东西,再睡。”王紫道,她当然不会说她只是随口一说。

“那走吧。”九幽拉着王紫站起来,红眸掠过映血和胥,眉毛轻挑,“你们二人是想在这里站岗吗?其他人可都去找前式神了。”

胥站起身来,悠悠一笑,“可在我看来,跟着王妃比跟着他们更实在。”可不是吗,那日在古墓,别人没看清,他可是看的清楚,抱着王紫的那个人深不可测,而且是他在指挥这那十一个前式神,没准他就是那个真神。

与其漫无目的的去找人,还不如守着王紫,也许他们之间有什么约定也说不准。

映血不语,那一身泛着冷色的铠甲穿在身上格外慑人,让人不由得敬而远之,王紫看了看他身后,却见他背后空空如也,没有再用别的剑,王紫轮海中的映血剑竟在此刻微微一动,好想察觉到他的旧主人就在附近一样。

事实上,从见到映血之时,王紫就觉得这个人冷的真不像人,好像一把出鞘的利剑,他本身就是一件绝世杀器,他的锋芒和冷锐比之世间法器更胜三分,也就是映血剑那样的巨剑背在他身上时有那种相得益彰的感觉,可要是去换别的剑,便再也没有剑能配得上他了。

映血虽什么都没说,但几人都心知肚明,他此次来一定也是来找式神的,此刻的想法怕是与胥不谋而合了。

王紫拉着九幽往出走,没去管那两个人了,其实她是比较好奇九幽和映血是什么关系的,九幽跟映血虽无交流,可她却清楚,九幽对他几乎没有敌意,面对哈尼亚那些人的时候,九幽多是敷衍的心思,可面对映血,显然他很耐心,而且他们之间似乎很默契。

在太上青天门时,魔王并没有去,而是派了一个手下,那时王紫以为他们之间有仇,来到血族之后,知道了血王和魔王之间向来有切磋,魔族和血族之间也大小摩擦不断,更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势同水火了。

可在葬神谷一见之后,似乎也并不是她想的那样,如今再次见到,王紫更加肯定,自己定是彻彻底底想错了,不由的看了一眼九幽,那小眼神怪怪的,看的九幽脚步一顿,点了点王紫的鼻子,“小公主想什么呢?”

王紫摇了摇头,低声道:“没什么。”她要等着九幽主动交代。

……

哈尼亚他们的动作很快,当天下午就赶去了葬神谷,看来是想从那里找线索,他们知道前式神的厉害,就算没有了魂魄也不能小觑,因此是一起行动的,可意外的是,杰西卡并没有去,而是留在了古堡。

王紫猜想,她应该是留着监视他们的动向的,毕竟胥和映血还在这里,也许她也知道一些内情,可王紫依然该做什么做什么,就算这里留着一个眼线,杰西卡也做不到时刻盯着她。

王紫昏昏沉沉的又睡了两天,才算找回了精神,一醒来他就去找了肯尼,肯尼颓废了很多,站在门口,王紫险些认不出他,胡子拉碴的模样完全没有了以往的高贵潇洒,身体窝在沙发里,他瘦了很多,一句话都不说,将他接进古堡之后他也从来没有走出过这扇门。

自从那日影族的两个暗影来袭击过他之后他就是这样了,他似乎也知道,上一次已经打草惊蛇,他输了,双鱼钥匙给了王紫,现在他把卡尔的命也输了。

他似乎更想一死了之……

王紫看着那个将头埋在膝盖中一动不动的人,忽然间有些好奇卡尔在肯尼眼里当真有那么重要的地位?这样想着,已经先一步问出了口:“卡尔是你什么人?”

等了许久,肯尼都没有回答,王紫掏出那个蓝水晶,正想着给他吧,她怎么也好奇起别人的事情了,刚走两步,却听到肯尼沙哑的声音传来:“爱人,他是我的爱人。”

王紫一顿,被生生的吓停了,爱人?他怎么都没想到是这个答案,他以为会是朋友,会是兄弟,可……爱人……他们不都是男人吗?何以成为爱人的?

“他是我的爱人,在他还活着的时候,我不敢跟任何人说起,不敢让家人知道,贵族当中最忌讳的是什么?就是这些不光彩的事情,他一直陪着我,我疯就陪着我疯,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他说,他那条命迟早被我折腾死,我不以为意,可他真的说对了,现在,他被我折腾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王紫还在震惊不解的时候,肯尼却在低低的呢喃,那自嘲的语气几乎带着哽咽,听着他沉重悲恸的语气,王紫忽然觉得自己不该这么惊讶,肯尼分明也爱着卡尔,他在后悔。

以前也知道甚至见过男人之间行那男女之事,但她却不知,原来男人之间也有真爱,忽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爱情本就没有道理,喜欢的人是男是女似乎也不重要了,肯尼和卡尔也许只是恰巧喜欢了对方,而对方又恰巧是男子而已。

反倒是阻止他们走到一起的人,却显得无情和世俗了。

“我从小到大都不知道什么是后悔,可在卡尔被影族的人带走的时候,我后悔了,后悔的想死,我为什么要去那个古墓?为什么要好奇巫族?为什么要好奇葬神谷?为什么要不自量力,为什么……被带走的人不是我……”

肯尼抬头,王紫这才看见了他一直埋在黑暗中的脸,看见了那满脸的泪水,原来他是真的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而他,是真的伤了。

那双眼睛很空洞,没有着落,刚才那些话也不知道是说给他自己听,还是在说给王紫听,亦或是再说给卡尔听,王紫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蓝水晶,那水晶之中的蝙蝠似乎在动,他听到肯尼的话了吗?

“如果卡尔能回来,你会怎么做?”王紫不由的问道。

肯尼却是浑身一震,这一次定定的看向了王紫,邋遢的脸上带着些向往的笑:“呵呵,如果卡尔能回来,我就抛家舍院,带着他浪迹天涯啊!这一次不疯了,我要保护好自己,也要保护好他,我们去最美的地方,去极北的冰原,去南疆的草场,然后每过一个地方,没见到一个人,我都会告诉他们,我的爱人是卡尔!”

伴随着肯尼的话,蓝水晶中的蝙蝠几乎要冲出那水晶的禁锢,王紫却不着痕迹的封锁了蓝水晶的气息,眼神看向肯尼,却见他晶亮的眼神黯淡下来,“可惜,他回不来了,他一定是厌烦我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王紫走出了,房间,那扇门隔绝了肯尼落魄的身影,王紫抬起手,忽然间觉得不想再跟这两个人计较什么了,“我帮你重塑了身体,你们想去哪就去哪吧。”

------题外话------

过年好过年好过年好!萌萌给大家拜年啦,祝所有人2016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大年初一码字是什么体验,嗷嗷真是酸爽极了,作为2016年的第一天我就在码字,是不是意味着2016年一年我都要做码字奴了,嘤嘤嘤好心痛~

...

...

动脉硬化怎么检查
宝宝流鼻血
儿童发烧
孩子便秘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