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玄天魂尊第196章枯尘动怒

2020-01-24 15:15: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天魂尊 第196章 枯尘动怒

“陛下,杨安大师,若是没什么事,在下就告退了。”

又交流了一番,华罗烜主动告辞。

其他炼药师们也是纷纷告辞。

为了压制陛下身体中的玄阴之力,这两个月,整个宫廷炼药师中的所有炼药师,都在研究讨论,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了。

“诸位,为了犒劳诸位的辛苦,今天晚上,朕会在王宫举办宴席,还请诸位大师,一定要到。”赵敬微笑着道。

“华罗烜大师,如今距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不如来我这里,彼此探讨一下,而且你被陛下授予宫廷炼药师副会长一职,有些事情,我也需要和你交代一下。”

离开王宫,就在华罗烜准备回去之时,王国首席炼药师杨安却是叫住了华罗烜。

华罗烜本来准备回去一趟,听到杨安这么说,自然不方便解决,点头笑道,“既然杨安大师有请,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赵敬的寝宫。

身上玄阴之力被压制的他,一片神清气爽。

“对了,这几天,王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

治病的这两天,他倒没怎么好好处理一下事务,对一切来访,也是拒绝不见。

“启禀陛下,魂师塔的东方言语来过几次。”

“哦?”赵敬眉头一挑:“东方言语大师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之人,他前来所谓何事?”

“奴才听说前些天魂师塔新出了一名四品炼魂师,想必东方言语大师前来,应该是为了这件事。”

“什么?咱们流云国新出了一名四品炼魂师?”

赵敬豁然站起,一下子激动起来:“哈哈哈,还真是天佑我流云国,这可是双喜临门,这样的大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那侍从跪伏在地,战战兢兢道,“那两天陛下正在治疗的关键时刻,奴才不敢打扰,所以……”

“好了,朕不怪你,那新突破的人是谁?”

“听说是魂师塔的枯尘长老,东方言语大师前来,也是带着他一同而来的。”

“原来是他?”赵敬眉头一挑,对于魂师塔的枯尘,他自然有所耳闻,哈哈一笑:“如此一来,我流云国,可是两名四品炼魂师了,不久后的十三国炼魂师大比,朕可就更有信心了,来,马上宣枯尘长老觐见,朕要好好封赏他。”

“喳!”

魂师塔。

枯尘长老正在东方言语会长那里发着牢骚:“会长啊,你说现在陛下也不召见我,我只是出去一趟,有什么关系。”

在他面前,一名脸色红润,须发灰白的老者,满脸微笑,正是魂师塔的东方言语会长,也是流云国的第一炼魂师。

只听他笑着道:“枯尘啊,你现在好歹也是四品炼魂师了,怎么就如此沉不住气,这些天陛下旧疾复发,宫廷炼药师都忙做一团,不过我听说,现在宫廷炼药师已经研制出了上古灵药镇灵丹,想必这两天,陛下的病情便会有所好转,陛下一旦得知你的消息,肯定会立马宣召,若是你不在,我如何交代?”

“什么交代不交代的,我只是出去找一下一名小友,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不耽误时间也不行,你老说那位小友,究竟是谁?让你如此念念不忘。”

“是一名叫叶玄的小友,若不是他帮我解决了十方守魂阵的问题,恐怕现在,我还在三品炼魂师徘徊呢,而且此人在阵法方面的天赋,端的是厉害非常,令我不佩服都不行。”

“哦?竟有如此奇人?”东方言语大师,也是一脸好奇。

他可是知道枯尘在阵法方面造诣的,虽然他是魂师塔会长,但若问到整个魂师塔对的阵法造诣最高,那提到的绝对是枯尘。

而且枯尘脾气又臭又硬,能让他都佩服记挂的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庸碌之辈。

“不知道此人,是什么来头?”

一时间,东方言语会长心中也是好奇起来。

“什么来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据我所知,他很有可能是王城玄灵学院的一名学员。”

“什么?玄灵学院的学员?!”东方言语会长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

他刚准备再问,便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东方言语的问话被打断,眉头一皱,对外面冷声道。

只见长老服务区的总管刘志文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东方会长,枯尘长老,打扰了,长老,外面有个王城治安所的城卫军队长,说是有急事想求见你,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治安所的城卫军?”枯尘眉头一皱。

他不记得自己和治安所的城卫军有什么关系,而且城卫军那里又能有什么重要的急事,莫不是某个统领,武魂出了问题,想让自己治疗?

只是,真若是这种情况,也轮不到来求他啊。

整个魂师塔,那么多炼魂师长老,他枯尘,可是最淡泊名利的一个,一向深居简出,外界知道他的人,其实并不多。

而本来以为有什么大事的东方言语,眉头也是皱起,目光一寒:“枯尘,你这长老区的总管,似乎没什么眼界啊,莫非以为你时间多的很,任何一个城卫军,都可以随时来见你了?”

刘志文听了,心中一颤。

见得枯尘疑惑的目光望来,顿时开口道:“枯尘长老,属下也是这么想的,别说一个城卫军队长了,哪怕是城卫军统领,也根本没有资格见您,只是他提到了叶玄,而且似乎挺焦急的样子,属下怕真有什么大事,所以……”

这刘志文,正是上次因为让叶玄使用了枯尘的副炼制室,结果被直接提为执事,长老服务区总管的那个。

正是因为知道叶玄在枯尘长老心中的地位,所以听到对方提到了叶玄的名字,他才冒死打断了会长和枯尘长老的话,进来禀报。

“什么?叶玄?”枯尘原本懒洋洋的模样,顿时凛然起来,一双浑浊的眸中,骤然射出了一股精芒,整个人豁然站起:“那城卫军队长人呢?在哪里?快,让他进来,你怎么搞的,这么大的事,到现在才通知我?”

这一反常态的态度,让刘志文目瞪口呆,急忙退了下去。

而原本心中略带愤怒的东方言语会长,也是平心静气了起来,刚说到那叶玄,就有人带着叶玄的消息而来,东方言语心中,也是十分好奇。

“在下城卫军治安所一队小队长,拜见东方言语会长,枯尘长老,在下冒昧打扰,还请两位大人见谅。”

那小队长一进来,便跪在地上,一颗心忐忑无比。

他是奉了樊郝的命令,来魂师塔见一名长老,其实以他小队长的资格,连魂师塔执事的面都很难见,更何况是一名长老了。

但是上头命令,实在没办法,他这才硬着头皮进行通报。

只是没想到,这从未听说过的枯尘长老似乎在魂师塔的地位很高,居然和魂师塔会长在商议什么事情,而那长老区的总管一听自己的目的,竟是将自己直接带到了会长办公室的外面,让他的心忐忑紧张不已。

魂师塔会长那是什么人物?别说他一个队长,哪怕是城卫军的总统领见到,那也是诚惶诚恐拜见的人物,所以一进来,他便将自己的姿态放的特别低。

拜见过后,那小队长急忙道:“属下是奉了我们治安所樊统领的命令,特来见枯尘长老您……”

“行了行了,废话别说那么多,什么樊统领屁统领的,我没兴趣。”枯尘长老站起身,几步就来到了那小队长面前,“你给我站起来好好说,这件事和叶玄有什么关系,你若是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信不信我让你走的进来,走不出去。”

这可不是恐吓,欺骗魂师塔会长和长老,这可是欺天大罪,别说治安所副统领了,就算城卫军总统领都救不了他。

这小队长被枯尘这么一吓,差点没尿裤子,但他也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哆哆嗦嗦从身上拿出一封信,硬着头皮道:“这封信,是樊统领交给属下,是那叶玄亲笔所书,让我带给枯尘长老您。”

“信?”

枯尘长老把信一打开,仔细一看,顿时点点头:“没错,这字迹,的确是叶玄小友的……”

说着说着,他的目光突然沉了下来,三下两下将信看完,一张脸,阴沉的仿佛能滴下水来,眉头不知不觉拧成了一个“川”字,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豁然,他一把将那城卫军小队长拎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丝怒容:“叶玄小友在信里面说,被你们治安所的人抓过去了,并且受人陷害,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意外的举动,让那小队长吓了一跳,以为枯尘长老要灭了他。

只是听到他话里的内容,那小队长的一颗心才落了下来,这才隐隐约约猜测到,叶玄似乎与这枯尘长老,还真有什么关系。

枯尘长老似乎也是意识到,自己这一惊一乍的举动,也许是吓到了对方,当下将对方给放了下来,沉声道:“给我将事情的经过,老老实实的说出来。”

...

...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口碑
北京京都医院来院路线
贵阳癫痫专科医院在哪家
北海治疗龟头炎医院
营口妇科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