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贩罪第十七章入侵者

2020-01-24 14:35: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贩罪 第十七章 入侵者

第八卷石破天惊]第十七章入侵者——

第十七章入侵者

在亚空间的平原上,顾问的真理之线化为天罗地一般,从各个角度铺天盖地覆向左道。

后者满脸是汗,神情紧张,瞪大了双眼,努力去看清每一根近乎透明的真理之线的轨迹。

左道心里清楚,这次所谓的“测验”,很可能会使自己丧命。这个组织里的不是怪物就是精神病,如果他无法应对这样的攻击,那顾问说不定真会把他切成小碎块了事。

屏息凝神,脑中的一根弦几乎绷紧到了极限,左道双手作刀,快速挥舞,腾挪闪躲,高接低挡,如同无数利刃般袭来的真理之线竟被他徒手一一斩断,几十秒后,线皆断,左道则毫发无伤。

“很好,进步显著。”阎空在旁拍手称道。

左道吁了口气:“是不进步都不行吧?你这种测验搞不好会把我的四肢给切掉的吧?”

顾问在旁摊开手道:“放心,我是有分寸的。”

“你自己不是放出过曾经把老板的头给切掉的消息吗?这还叫有分寸啊?再奔放一点你是不是要切自己了啊?”左道回道。

“那是两码事,再说,难道你没注意到吗?你现在已经是并级能力者了,而且在能量运用方面也很高明,真正意义上比我强出了一个级别,如果我不全力以赴的话,你会很轻松的,那样就谈不上是测验了吧。”顾问说道。

“我怎么没感到自己有多强呢……”左道低头看了看双手,“好像只是外放出去的能量距离变长了。”

“你和顾问的能力,都属于能量转化类,将能量变成某种仿物质形态,延伸到身体外对外界产生影响。”阎空解释道:“能量转换类型的能力者应该是最容易提升级别的一种,不过顾问的‘真理之线’需要消耗大量精神和集中力去操控,且还能演变出各种变化和运用来,但以顾问的级别和能量不足以支持。单以能力的优越性来讲,同级别同种类的情况下,真理之线是非常强的。越是这样的能力,想提升级别就越困难。

但左道你不同,你的能力相比真理之线来说简单得多,很容易掌控,你对能量的运用又很有天分,所以你的修行效率非常高。‘剑气’延长便是你到达并级的标志了。”

“啊?剑气?这名字你取得的啊?太平常了吧,听上去就不是很厉害的样子。”左道说道。

“原来你不知道吗?”顾问道:“只要是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能力,一般以最出名的使用者所命名的名字被沿用。你以为‘真理之线’这称呼是我自己起的啊?从帝国的秘密数据库里是可以查到出处的,eas里也有相关的记载,百年前的战争中,就曾有一名以掌控‘真理之线’而闻名的凶级高手。”他耸耸肩:“我想是阎空见多识广,知道你的能力应该叫什么吧。”

阎空接道:“不错,年轻时,老朽曾痴迷于提升能力级别,有了一定的条件后,我翻看了很多历史上超强能力者的资料和档案,大部分稍有名气的能力者,其能力都有命名。”他对左道说道:“自然也有过和你能力相同的高手,他将这种指尖外放出锋利能量的能力称为‘神劋’,而且还在这能力的基础上自创了一套剑法,所以我才称你刚才外放的能量为剑气。”

左道不置可否地笑笑:“我很好奇血枭的能力有什么官方称呼?”

“他和神钥的能力在历史上没有记载,说明过去没有出现过和他们相同类型的能力者,这在‘秩序破坏’和‘未知领域’两类能力者中是很普遍的情况,如果胃口好,可以自己给自己的能力取名,当然,那个人如果很弱的话,名称八成是不会被记录并流传下去的。”顾问道:“好了,你的测验也完了,我就不妨碍两位继续修行了。”他摆了摆手,瞬间消失,应该是用书签离开了亚空间。

阎空又对左道说道:“想知道神劋提升到更高级别以后的变化和威力吗?”

左道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剑气变得更长?”

“呵呵呵……年轻人,你的想象力还不够啊,在能力者的世界里,一个精神失常的人,往往可以轻易突破常人无法突破的界限,天一应该教过你的,能量运用,就是去‘相信’一切。抛弃常识,才能看到奇迹。”阎空笑道。

阎空此言,让左道很快回忆起了在学习能量运用的最初,天一那番关于枕头和菜刀的言论。随即他便陷入了沉默,一言不发地思考起来。

…………

与此同时,另一个亚空间中。

在一片荒芜的戈壁上,两条黑影并肩疾奔着,所过之处,如狂风掠景,留下一路破坏的痕迹。

血枭的修行和左道比起来,就像是维也纳合唱团和唱诗班的学生那种差别,那级别的差距可不是表面上看到的并级至凶级那么简单。

做一个概念转换,血枭和神钥舍弃能力状态下,以能量运用为锻炼前提,打斗一个小时,所消耗的能量、产生的破坏力、需要的体力等等,差不多相当于两个并级能力者不眠不休战斗一年才能达到的量。

而血枭和神钥的修行,目前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才能收获一定的效果。

举个例子,以左道的实力而言,如果他想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有两种方法,第一是每天跑一次双程马拉松,做几百个引体向上;第二就是继续钻研能量和能力,将实力提升到强级。那么很显然,第一种方法是在浪费时间,如果选择第一个方法,他也不过就是个身体素质比同级别的人要强一些的并级能力者而已;但如果他选第二种方法,当他提升到强级时,会发现那时的身体素质提高并不比使用第一种方式得到的效果差。

不过以血枭和神钥而言,他们的实力级别,已不是可以轻易突破的一个领域,由凶级至狂级,再怎么天才的人,也别期待着什么都不做,就会“一朝顿悟”这种情况。

战斗经验的增加,能量运用的熟练程度、对身体素质无上限的不断挑战,唯有将这些事情无止尽地坚持下去,由量变累积到质变,才有可能摸到狂级的门槛。

当然,任何事都有例外,比如贾维顿.哈尔那样的ω级别变种人,无极限的能力是通往狂级的一条捷径,只可惜这类变种人的诞生比例无限接近于零。

血枭和神钥是没有那种条件的,但他们的能力也都很强大、且独一无二。

以阎空的观点来讲,能力简单就意味着更快、更容易得到成长,只是与同级别能力者战斗时,能力较为复杂的那个一般会有优势。

但血枭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他的能力就很简单,甚至不用他刻意去发动,只不过伴随着诅咒般令人疯狂的负面情绪折磨而已,反正他本人也已经习惯了。

既简单又强,违背一般常理,故被称为秩序破坏。

神钥的能力分为“锁”和“解”两部分,属于“未知领域”那种无法定义的特殊类型。其实越狱那天,神钥也是可以阻止贾维顿的,只不过天一不想让他的能力暴露出来而已,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也许监狱里知晓他能力的人也有那么几个,不过谁又会满世界去宣扬呢。至于天一自己的能力,那天倒是被在场所有的囚犯目睹了,只可惜,即便是目睹了,也没人看明白他干了什么……所以无所谓。

在亚空间中,血枭面前只有一个人,他无法获得多少负面情绪,而神钥也不使用能力,因此两人的战斗是相对公平的。

也正因如此,血枭的斗争心被挑了起来,他一向自视甚高,更不知恐惧、疼痛为何物,有人能在相同条件下和他势均力敌,使他颇为不快。

原本血枭跟天一“合作”的目的,是为了找寻治愈自己的方法,结果他现在完全不管实验的事,把几个月前藏匿的实验资料全部丢给魔医,让老史一个人做功课,而他自己则全身心地投入到战力的提升上。

血枭不是没有任何思想的野兽,他受过高等教育、有毅力、也有他的一套处事哲学。他知道,假如天下必将走向一个混乱的战争时代,像他这样的人迟早得做出选择。既然他如今已经选择了逆十字,就应该为未来更险恶的战斗去早作准备。

无论帝国的十天卫还是各个反抗组织的最高战力,单打独斗之下,如果没有天一在旁提供罪恶的力量,血枭很可能会败。他心里也清楚,在没有任何多余罪恶支持的单挑环境中,远的不说,就是亚空间里关着的长缨和时侍也可以战胜自己,那种状况下自己就等于是无能力者对抗能力者。

血枭和神钥作为逆十字最强的战力,他们未来所要面对的凶险是最直观的——世上最强的能力者们。

这样的重担压在肩上,他们可不能像左道那样清闲,就是现在这样每天玩儿命似的练着,他们都觉得时间太少,提升太慢。

…………

离开亚空间后,顾问来到了舰桥,术士一个人在那儿监控着全舰的系统,说实话……基本很难看到这家伙不坐在电脑前的样子。

“在干嘛呢?”顾问也就是随便走走看看,顺口那么一问。

“没什么,有人在攻击我们的系统,我正在试着阻止对方。”术士看上去很轻松地在电脑上操作着。

“你这种语气还真是让人恼火……”顾问走过去,凑近看了看屏幕,说道:“奇怪……对方好像很有针对性啊,对‘命运’很熟悉的样子,而且这种攻击的强度……”

“是薇妮莎。”术士随口回道。

“哈?”顾问一愣:“你怎么知道她的?”

“全球的高手我都认识,从他们的攻击手法就能判断出谁是谁。”术士回答:“你在第二次跟钢铁戒律联络的时候恐怕是被她算计了,我们的系统那时可能被她植入了一些东西,虽然没什么破坏性,但起到了类似信号弹的作用,可以引导她后续的攻击。”

顾问的脸沉了下来,“可恶的女人……小看她了吗……”

“没关系,应付起来也不是太费劲,只要一边维持系统运转,一边更改一些系统中最基本的框架,先破后立,攻击者就没有任何机会了。她就像在徒手抓冰块,握住时却发现冰块逐渐化为了水,而那些水在我的控制下,随时可以结成另一种形状的冰。”术士手指像抽风似地在键盘上飞舞,眼神都没有焦点,屏幕上闪过的信息就像印在他的视膜上被输入大脑一样,全然在其掌握之中。

顾问的嘴角抽动着:“这种事你都做得到吗?”

“啊,可以,只要保证应对的速度在对方四倍以上就行,没什么难的,只是费些时间,稳定下来以后再找到她植入我们系统的东西就永除后患了。”术士说道。

顾问瞬间想到了什么,一条阴险的计策应运而生,他笑道;“慢着……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可信吗
成都九龙医院怎么样
合肥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常德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肇庆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