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门第六百七十九章如果无耻能成为一种道

2020-01-22 19:50: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门 第六百七十九章 如果无耻能成为一种道

I?Y????-????iY'R4??-??t)A????+?(?f>pp???r?B?o??表情在这一刻凝固,他的眼睛瞪得布满了血丝,看着站在面前的池孤烟,看着那一袭沾染着鲜血的粉红色长裙。

那明亮的眼睛,那完美而精致的五官,那倾城绝世的芳华与高傲,是如此的耀眼,就如同世间最璀璨的星辰一样。

很真实。

可是,他却不相信,他不相信将剑刺入他心脏的人会是池孤烟,是天子骄女池孤烟,为什么?为什么她敢杀我?!

“如果你要死,那就由我来杀!”

由你来杀?!

万雷想不明白,无论如何他都不想明白。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代表的是天道阁吗?难道,她不知道我是阴阳殿首席大弟子吗?她如何敢?!

“你……咳咳……”万雷的身体一软,跪倒在地,但是,他的眼睛却依旧死死的盯着站在他面前的池孤烟:“你就不怕……怕阴阳殿找……找你……”

“你还不配!”池孤烟静静的看着万雷,神情间平静得如同一汪冰冻的湖水,没有一丝的涟漪。

“不……不配?!”万雷的眼睛瞪圆,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他今日来天道阁的目的是来观战的,是来挑拨的。

多少的岁月,多少的努力,才能让他拥有着今日这样的成就,一举入圣,成为阴阳殿的首席大弟子。

他应该还有着更广阔的前景……

可现在,他却要死了,死在池孤烟的剑下,而且,还只是因为他对着一个还未入天道阁的“外人”出手。

他如何能甘心?

“刺拉!”剑出。

鲜红的血液从万雷的心脏处涌出,洒落地面,将碎成粉沫的白玉石地面染成了一片鲜艳的红河。

池孤烟转身,连看都没有再多看万雷一眼,那是源自于内心的高傲与不屑,如同看待一只蝼蚁。

可是,这只蝼蚁却是圣境强者,是阴阳殿的首席大弟子。

“你……”万雷的口中涌出一股鲜血,望着池孤烟的背影,他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心脏血液的流动也让他根本无法再支撑下去。

“咚!”

万雷的身体栽倒在地,他的脸上充满了不甘和不敢置信,他不想死,真的不想,可是,事实就是,他死了。

即使,他是阴阳殿的首席大弟子,即使,他是圣境的强者,心脏被一剑刺穿,也只能身死。

“嘶!”所有的九鼎山弟子们都在这一刻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个个的目光都是紧紧的盯着池孤烟,看着池孤烟脸上的孤傲,他们有背后都是莫名的升起一股寒意。

居然,把万雷给杀了?!

没有人能想到这一点,毕竟,正如万雷所言,池孤烟代表的是天道阁,而万雷则是阴阳殿的首席大弟子。

为什么池孤烟要这样做?

没有人能想明白。

可事实就是,池孤烟出手了,而且丝毫没有留手,一剑毙命,甚至连一个合理的解释的理由都没有给出来。

震憾,寂静。

而这一切似乎都并没有对池孤烟造成任何的影响,她只是慢慢的将手中的剑收了起来,接着,又慢慢的走到方正直的身边。

看了看方正直,接着,默默站定,感觉上就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情一样,平静而孤傲。

至于方正直,则是有些无语。

不就是抢了一个人头吗?人都被自己给打残了,关键时刻跳出来一剑刺死,有这么自豪吗?

“那个……你刚才好像抢了我的人头?”方正直觉得自己必须要提醒一下池孤烟,这个习惯不太好。

“嗯。”池孤烟点了点头。

“所以,你不该说点什么吗?”

“你想要我说什么?”

“……”方正直再次无语。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笑声也响了起来,接着,原本一直站在远处的伏羲谷长老谷圆也从人群中走出,缓缓的朝着一脸阴沉的天行走了过去。

“哈哈哈……天门主,池孤烟这是在杀鸡儆猴啊,看来,你想要这小子体内的万年火芝,可不太容易罗!”谷圆的脚步停在了天行身边十步之距。

没有再进,但是,嘴角的笑容却是有些灿烂。

天之骄女池孤烟,自然不可能毫无理由的做一件事情,特别是杀阴阳殿首席大弟子万雷这样的事情。

而如果非要这样做……

就只有一个理由。

必须要杀!

天行没有说话,但是,脸色却是阴沉的可怕。

连谷圆都能看得出来池孤烟的用意,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很明显的,池孤烟是用杀万雷的决心,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很简单的道理,如果非要在他与万雷之间做一个选择,那么,这个选择其实就并不算太难。

“杀鸡儆猴?原来是这样!”

“池孤烟师姐,这是要用万雷的死来告诉天行自己的决心了?”

“没错,如果今日非要战的话,杀万雷明显是最好的选择!”

天道阁的弟子们听到这里,一个个也很快的明白了过来。

虽然,池孤烟至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太多,但是,这一瞬间,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池孤烟的决心。

万雷可杀,那么,九鼎山又有何惧?

天行的拳头捏得很紧,他确实与沐清风有了取丹的约定,原本,这件事情已经得到了定论。

但是,池孤烟现在的立场却非常的明显。

天行自然不会顾虑池孤烟,可是,他却必须要顾虑沐清风,顾虑九鼎山与天道阁之间的微妙关系。

作为沐清风最得意的爱徒,如果池孤烟真的为了方正直而陷入了危险,沐清风是否还会继续遵守取丹的约定,谁又能知道?

放弃?

天行当然不可能放弃。

可他同样无法再血拼,因为,就在刚刚短暂的一战之后,九鼎山便已经折损了足足有近十名弟子,更有着几十名弟子身负重伤。

当然了,天道阁同样有伤亡。

但相比于九鼎山而言,天道阁的伤亡显然要少很多,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是天道阁主修剑道,在战斗力上原本就要强于九鼎山,二则是因为这里是天道阁,无论是弟子数量上,还是主场上,九鼎山都有着绝对的劣势。

最主要的是……

天行现在同样负了点伤。

被方正直吸走了三成的本源之力,他现在已经无法再与沐清风拼个你死我活,那么,他又如何能再这样硬战下去?

“十招,若你们二人可以挡下我天行十招,我自离去!否则……今日天道阁,血流成河!”天行的目光看向方正直和池孤烟,语气森冷。

而天道阁的弟子们听到这里,一个个也都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神中都流露出担忧和思索的表情。

天行?

那可是与沐清风同样强大的存在,圣域几大至强者之一,十招?听起来简单,可真的要做到,却是难得登天。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个约定还涉及到万年火芝,可以想象得到,天行绝对是全力以赴,不会留手。

沐清风在听到天行的话后,眉头也皱了起来。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天行的真正实力,就算是他也不敢说有必胜天行的把握,更何况,还是池孤烟和方正直。

十招?

太难了。

“我不同意!”方正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他可不傻,十招?那是要死人的,虽然他并没有和天行直接交过手,但是,他却隐隐记得沐清风是如何夺下自己无痕剑的。

而天行的实力,明显和沐清风属于同级。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方正直就很识时务,毕竟,他现在已经占尽了便宜,为什么还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不划算,而且,也没有任何的动力。

“小子,这可由不得你,要么按照我的条件,要么今日天道阁血流成河!”天行明显有些愤怒了。

作为九鼎山的门主,他今日已经一退再退,给出十招的条件,可以说是到了他能忍耐的极限。

“你确定?”方正直若有所思。

“确定!”天行点了点头。

“我如何能信你?”

“笑话,我天行向来是一言九鼎,说一不二!”

“好,你们打吧,反正我也不是天道阁的人,你们慢慢打,我先走一步。”方正直听到这里,也准备转身离开。

“……”天行的嘴唇动了动,即使他是九鼎山的门主,在听到方正直这般无耻的话时,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而站在周围的天道阁弟子和九鼎山弟子们同样是一脸的无语。

这算什么?

明明争斗的重点就是这个家伙,可这家伙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想做一个甩手掌柜?

你们慢慢打,我先走一步?

如此无耻的话,这家伙是怎么能够说出口的?

“等一下!”天行看着真的要离开的方正直,也强压下心里的愤怒,一双拳头更是捏得咔咔作响。

“天门主还有什么事?其实,我要是你,现在就开打了,说好的一言九鼎的,你可不要食言啊!”方正直一脸的疑惑。

“你……”天行原本压下的愤怒再次升起,看着方正直那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真的很想一拳轰上去,可是,在看到方正直身边的池孤烟时,他还是强行忍了下来:“小子,你是怕了吗?”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个条件得改一改。”

“条件?什么条件?”

“你刚才说,我们接下你十招,你就走,可这个条件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啊?”方正直撇了撇嘴道。

“没有好处?小子,你不要得寸进尺,你体内的万年火芝,便是我九鼎山的至宝,如何还谈没有好处?”天行的目光一寒。

“你也说了,这万年火芝在我的体内,再用这万年火芝来当好处,有什么意义?”方正直反问道。

“小子,你……好,你要什么条件?”

“十招,改成一招怎么样?”方正直听到这里,也是一脸期待的问道。

“一招……”天行的话说到一半,也艰难的咽了下去,因为,他现在真的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

原本,他以为方正直会提出什么宝物来作为条件,可是,他却绝对没有想到,方正直绕了一圈竟然绕到了这个条件上。

十招改一招?

这家伙的脑子到底是怎么转的?还有没有一点底线?天行就算再自信,也绝对不可能答应这个条件。

“噗嗤!”池孤烟这个时候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原本脸上的高傲与平静瞬间消失无踪,就如同最鲜艳的花朵绽放开来一样。

如果无耻能成为一种道。

她相信,方正直恐怕十年前便已经一举入圣了。

而站在周围的九鼎山弟子们此刻也都是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脸上多少都涨得有些红润。

“这家伙到底是有多不要脸?”

“十招改一招,他是怎么有脸说出这样的话的?”

“他是当我们都是傻的吗?”

九鼎山的弟子们愤怒,因为,他们是真的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没有底线到这种地步,简直是无耻至极。

不单是九鼎山的弟子们有这样的想法,就连沐清风在听到这里的时候,也是将头转到了一边,嘴角无意识的骂了一句:“小子,果然无耻至极!”

当然了……

他并不会开口。

原因很简单,他虽然觉得方正直无耻,可是,他也希望方正直真的能在天行的口里争取到一个有利的条件。

毕竟,要挡下天行十招,这种希望几近于渺茫。

“堂堂九鼎山门主,不会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吧?”方正直看着天行不说话,嘴角也现出一丝不屑。

“小子,激将法对我无用!”天行牙关都咬紧了:“我说十招就十招,当然了,若是你们其中一个人应战,我倒可以允下五招!”

“我又不傻,一个人接下五招和两个人接下十招,自然是两个人的胜率更大一点,你要是觉得一招不行,就两招好了!”

“不可能!”

“那就三招!”

“同样不可能!”

“如果是一个人呢?”

“也不……等一下,一个人?你说一个人接下我三招?”天行刚准备摇头,可很快也反应了过来,目光中明显有些不敢相信,不过,很快的他也笑了:“你说的一个人,并不是你,而是池孤烟吧?”

沈阳市胸科医院怎么样
咸阳市长武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银川治癫痫病的好医院
宜昌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唐山治疗卵巢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