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裁决使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一声幽叹

2019-09-11 12:31: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裁决使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一声幽叹

计蒙、腓腓、女丑、西王母,这四位山海经大妖乍看起来似乎关联并不大。

但他们加起来却是刚刚好。

刚刚好可以帮助莫小川开启中山经的力量!

这或许就是天命。

就连莫小川自己都没想到,他在素素案中见到的主犯计蒙,以及在解忧烤鱼店中巧识的腓腓,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起到如此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果这个洞天福地只关乎西王母,或者一如莫小川之前所猜测的那样,其实只是女丑的领地的话,他都没有办法激活中山经。

偏偏,此时出现在莫小川眼前的这个女人,既是西王母,也是女丑。

就这么让莫小川把中山经中的四位大妖给凑齐了……

这叫什么?

运气爆棚?

天命所归?

还是人生开了挂?

对于莫小川来说,他觉得这一定是因为自己太过优秀,太过卓越了。

孔子说过,花若盛开,蝴蝶自来,不就是这么个道理吗!

当然,伴随着中山经的开启,莫小川虽然同时掌握了西王母和女丑的力量,但相比起正主来说,还是要弱一些的。

可别忘了,此时的莫小川还手握两大关键性的优势。

其一,自然就是他作为山海裁决使,有着对山海一脉众妖技能免疫的能力。

在真正见到西王母之前,莫小川一度怀疑自己的这个天赋技能恐怕是抵挡不住西王母这种至尊神的轰击的,但现在不一样了。

莫小川自己也拥有了西王母的力量,若能两相抵消掉一部分,再免疫掉另外一部分,简直美滋滋……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也很重要。

便是此时藏匿在女丑肉身中的,西王母的神魂,是残缺不全的!

这就变相地将西王母的实力减了一半!

此消彼长之下,莫小川的胜率立刻就跟坐了火箭一样飙升了。

可即便如此,莫小川也丝毫没有表现出轻敌大意的情绪,因为他可没忘,在面前这个女人的体内,并不仅仅只有西王母一半的神魂。

还有女丑的一半神魂。

这不是0.5+0.5等不等于1的问题,而是会不会大于1的问题。

这是一个机会,同时也有着不小的风险。

如果莫小川面对是一位完整的西王母或者女丑,他恐怕都不是对方的一合之敌。

但现在这种情况嘛……

就不好说了。

能不能打得过?

打了就知道了。

因此在下一刻,莫小川手中的那朵白色火花竟然先行朝着女人掠去!

或许是因为莫小川所展露出来的能力出乎了女人的意料之外,所以她的动作慢了半分,直至那朵白色的花骨朵来到身前半尺,才后知后觉地扬起了手臂。

两朵白色的火花在咫尺之间相遇,却并没有盛大的爆裂声响起,而是于悄无声息之间相互湮灭。

在水面波光粼粼的反射下,两片火花顿时就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地方。

比如女人手中的那朵花总共有七片花瓣,而莫小川的只有五片。

再比如说女人的那朵花是纯粹的乳白色,而莫小川的则呈灰白。

这一切都无不在说明,哪怕是同样的手段,莫小川使出来的效果与女人使出来的效果也必然存在一些差距。

因此在瞬间的碰撞与消亡之后,女人所挥出的那片白光并没有完全逝去,而是携余威继续前行,很快就来到了莫小川的身前。

对此,莫小川可以有很多应对的办法。

比如旋龟甲盾

,再比如他之前在洞天福地中那道的圆盾,或者用凤火的焚烧,用饕餮的吞噬之力……

但偏偏,莫小川什么也没做。

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片白光没入了自己身体,一动也不曾动。

就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幕让女人也满目狐疑,没有在第一时间发动二次进攻,反而将身形向后撤了两步。

紧接着,她听到了一阵狂放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莫小川抬起头来,脸上绽放着前所未有的兴奋之意。

“果然对我没用!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哈哈哈哈!”

女人偏着头,用一双发冷的眸子看了看莫小川,再一次抬手。

于是脚面下的黑水激昂而起,化作一片巨浪朝莫小川当头拍去!

莫小川的笑声悄然而止,他如法炮制,也掀起了一片黑色浪潮,迎面朝身前的水幕撞了上去。

“嘭!”

这不是惊涛拍岸,而更像是两头巨龙相撞,飞溅四射的水花落在岩壁上,立刻灼出一个个细密的坑洞,洒在头顶的钟乳石上,随即将其融成了虚无。

莫小川看着余威未尽的水泽,手指间附上了一层黑色的角质,向前轻轻一点。

这一次,莫小川没有再利用裁决使的免疫之力,而是主动使出了旋龟的治水之能。

于是眼前的水色主动向着两侧汹汹退去,便仿若是见到了君王的朝臣。

钦原翅急急而振,莫小川的身形从中一贯而出,顷刻间便近到了女人的身前,然后他再次扬起了手掌。

指尖的黑色角质缓缓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十点比刀锋更加锐利的寒芒。

“唰!”

十道风痕交错向前,就像是在女人的身前布下了一层密不透风的,让人避无可避。

在这一瞬间,女人的眼中出现了短暂的迷茫,反应速度也慢了那么一拍。

这跟之前莫小川的故意被动挨打不同。

莫小川是为了赌一把,对方被减弱之后的技能伤害可以被自己免疫。

但此时的西王母,或者说女丑却好似是脑子短路了……

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自莫小川的唇边掀起。

他本能地觉得,这很可能是女丑体内的两道神魂发生了冲突!

比如西王母想进,女丑想退;西王母想用道法,女丑想用巫术;西王母想要召起风雨之能,女丑想要唤来自己埋伏在地底的各大妖物……

两道神魂的思想不统一,直接造成了对方整个脑子混乱了。

这可是大机会!

下一刻,终于回过神来的女人向后撤去,却晚了一步,两道深及寸许的血痕出现在了她的脸颊上,将她原本就丑陋无比的面容变得更加狰狞了一些。

但还不等女人感觉到疼痛,便见得莫小川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朝她的脑袋狠狠咬来!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莫小川对于力量和时机的把握,甚至是各种技能之间的切换已经妙到了毫颠,但非常可惜的是,有一声幽叹同时响了起来。

莫小川口中的利齿几乎已经能够碰到女人的发梢,但他却放弃了继续向前,而是急速以旋龟甲覆盖住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随后猛地向后翻滚而去。

这是一种出自灵魂深处的本能。

在逃离前的最后一刻,莫小川的眼角蓦然瞥到,那座伫立在水中央的血棺不知何时被打开了一道缝隙,一只如葱玉般晶莹的手掌从中探了出来。

两个月宝宝感冒症状
剖宫产术后饮食指导
小孩发烧怎么物理降温
小孩中暑的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