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官办慈善组织公众信任度低芣少官办组织拒绝

2019-07-08 21:48: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办慈善组织公众信任度低 不少官办组织拒绝改革

5月16日,由中国灵山公益慈善促进会、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举办的《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4)》(下称《报告》)发布会在无锡召开。

《报告》显示,2013年社会捐赠总量突破1100亿元,政府和官办组织在捐赠市场中的主导地位没有改变,接收捐赠仍保持大幅增长,对此,专家认为公众频频要求社会组织更加专业透明的同时,政府接收捐赠如何问责值得探讨。

京华时报李晋

政府发展民间公益倒逼官办机构改革

政府也意识到改革会直接触及利益集团的利益,但通过推动民间公益组织发展壮大,形成倒逼体制,反而有可能从外部推动官办慈善组织的“去行政化”。

据《报告》统计,2013年社会捐赠总量预计突破1100亿元,这是继2008年和2010年后第三次突破千亿大关,比2012年社会捐赠总额889亿元有将近1/4的大幅度增长。

其中,慈善会系统约为370亿元,民政系统接受的社会捐赠款物合计226.16亿元,慈善会和民政系统的捐赠均比2012年有大幅度增长。

但尽管如此,官办慈善组织接受捐赠仍面临公众信任度低的问题,官办社会组织“去行政化”逐渐成为改革的共识。

然而如果切断这些官办组织与相关政府部门的联系,它们又没有能力从社会上获取资源,它们将难逃被淘汰的命运。

因此,不少官办组织都拒绝改革。

对此,《报告》称,政府也意识到改革会直接触及利益集团的利益,但通过推动民间公益组织发展壮大,形成倒逼体制,反而有可能从外部推动官办慈善组织的“去行政化”。

基于此,2013年,政府在社会组织注册登记制度、退出慈善资源市场以及政府购买服务的力度上都有了相应的改革。

民间组织首次领跑公募市场

民间组织领跑中国公募市场,首次显现出“国退民进”的迹象。

2013年的募捐市场正在发生改变。

在芦山抗震救灾刚启动时,深圳一基金公益基金会,一日的募捐总额远超中国红十字总会。

中山大学中国南方公益慈善研究院执行院长朱健刚在《报告》中指出,此次地震后,民政部发文允许各个组织向社会进行公开透明的捐赠,这也是民政部首次没有鼓励慈善总会等官办组织参与。

政府部门表现出鼓励民间公益组织在社会市场中成长的开放态度。

《报告》认为,民间组织领跑中国公募市场,首次显现出“国退民进”的迹象。

2013年7月,云南宣布,云南省政府全面退出公益募捐市场,除发生重大灾害外,云南省政府不再参与募捐。这在全国尚属首例。

社会组织登记仍面临“软约束”

在组织名称、业务范围、注册资金、办公场地等方面,登记制度继续限制着社会组织的登记注册,而且这种限制更加隐蔽。

社会组织注册登记制度的改革无疑是2013年最重要的改革。

2013年年初,国家发改委推出了允许公益慈善组织直接登记注册的改革政策,并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入列《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

朱健刚在报告中表示,这意味着体制对公益组织全面接纳的信号,随着各地政府的落实,改革将会带来中国公益组织“洗脚上岸”的热潮。

据《报告》统计,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共有社会组织54.1万个,比2012年增长了8.4%。其中,基金会有3496个,是各类社会组织中增长最高的,比2012年增长了15.4%。民办非企业单位增长了11.56%,社团增长了5.5%。

在去除“硬门槛”后,《报告》也认为,登记制度对民间公益组织仍然存在着大量“软约束”,比如在组织名称、业务范围、注册资金、办公场地等方面,继续限制着社会组织的登记注册,而且这种限制更加隐蔽。

政府150多亿元购买社会服务

在缺乏理念、经验和技术的情况下,社会组织一味地迎合政府的需求,使得大量社会组织成为政府的“伙计”,而不是“伙伴”。

随着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多处提及“政府购买服务”的内容,“政府购买服务”也正逐渐走向常规化,成为一种新型的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方式。

《报告》显示,2013年,全国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的资金达到150多亿元,比2012年有大幅度增长。而在广东等地,政府购买服务已经覆盖到整个社会组织领域。

但《报告》同时指出,2013年,在各地推动政府购买服务的过程中,普遍出现了政府方面资金管理混乱、购买服务专项资金流向不明、社会组织之间恶性竞争等乱象,在广州,还出现了政府购买服务打白条的困窘情况。

究其原因,朱健刚在《报告》中分析称,一方面,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过程管理混乱的局面使大量购买服务专项资金可能回流到相关政府部门及其附属机构。

另一方面,快速的政府职能转移和购买服务改革过程中,也出现很多社会组织为了获得政府资金而成立的现象,在缺乏理念、经验和技术的情况下,社会组织一味地迎合政府的需求,忽略了提供服务本身的质量和效能,使得大量社会组织成为政府的“伙计”,而不是“伙伴”,这些都值得政府和社会反思,并找到解决的办法。

中国内地志愿者捐赠时间全球垫底

其中,志愿者捐赠时间比例是4%,与波西尼亚、希腊、突尼斯、也门等国并列倒数第一。

在社会各界对公益慈善事业发展叫好的同时,志愿者对社会发展所贡献的价值并没有进入国家和地方经济社会的统计和测量之中。

《报告》显示,2013年,注册的志愿者总量约为7345万人,占全国13亿人口总数的5.65%。志愿者的捐赠总量大约为8.3亿小时,按照志愿者捐赠价值=平均最低小时工资10元志愿服务小时数计算,志愿者捐赠价值折算为83亿元。

而志愿者的特点也较为明显,《报告》显示,在志愿者中,以26到40岁来自商业技术领域的女性居多,月收入主要为数千元工薪阶层。其中,69%的志愿者还会参与社会捐赠。

那么,在全球范围内,中国内地的志愿者捐赠水平如何?

英国慈善援助基金(CAF)在2013年发布的《全球捐助指数2013报告》中显示,在全球被调查的160个国家和地区总排名中,中国慈善捐助总体比例为16%,排名全球第133位,是倒数第3位。其中,志愿者捐赠时间比例是4%,与波西尼亚、希腊、突尼斯、也门等国并列倒数第一。美国继续以61%的捐助比例雄居榜首,而中国的香港和台湾地区的慈善捐赠分别名列全球第17和第52位。

究其原因,北京惠泽人公益发展中心创始人翟雁认为,实际上,这主要是因为志愿者的捐赠价值并未纳入国家发展统计体系,这些巨大的社会资本尚未能够得到有效的认知和开发。

京华时报制图谢瑶

原标题:官办慈善组织公众信任度低不少官办组织拒绝改革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怎样在微信小程序开店
制作一个微信小程序
网上微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