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墨道归元 第七十八章 谁真谁假

2019-12-05 01:12: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墨道归元 第七十八章 谁真谁假

“混账小子,老子再强调一次,别管螭吻神念说什么,直接灭掉长明烛火。你一旦受诱惑,我们都将万劫不复,切记……”

这是顾墨坐下前,听到周青最后的叮咛。

对方的声音渐渐远去,四周的景物渐渐模糊,犹如一股无形的力量

,在悄然撕裂着周围的空间,当扭曲至极致,周围的一切都彻底化作一道道游动的线条……

眼前蓦然一亮,整个世界刹那重新恢复了清晰,头顶依然是一枚枚夜明珠,顾墨觉得自己依然坐在那张石椅上,要不是呼吸极为急促,面前多了一张石制的茶几,他真以为自己从未移动过。

尤其,茶几上,还有一盏烛台,金色琉璃瓦为底座,精美异常,上面有一根白色的蜡烛,火苗径直向上,就像凝固了一般,无丝毫晃动,蜡烛周围也无半点烛泪。

望着更像是一件精致的装饰品,但顾墨知道,这就是周青所指的长明烛。

“顾家后人,你终于来了!”

身后忽然传来了周青的声音,却没有那股暴躁的味道,反而淡淡然的带着几分平和。

顾墨吓了一跳,想起周青的嘱咐,想必这就是螭吻神念的声音了。

问题是,他还没有完全相信周青。

但他还是第一时间从石椅上站起,往前一步,来到那盏长明烛的面前,才回头看去,竟有一个青衣男子,就站在他刚才所坐的石椅后面,一脸的苦大仇深,眉毛与嘴角都是往下瞥去,气质像极了一个郁郁不得志的中年书生,多次赴考皆落榜,最后沦为一个普通的账房先生。

顾墨再想定睛细看对方,却又发现青衣男子整个人又变得朦朦胧胧,似乎随时都将消失于空气中,感觉诡异极了。

顾墨心中莫名一凛,比起这个青衣男子,先前的周青貌似更可靠一些,回头就朝长明烛望去,手指已探到长明烛上方,只要拇指的指甲轻轻用力,将可划破食指,自己的血液将可滴落烛焰之上。

青衣男子看起来更苦闷了,道:“顾家后人,你若真滴血落长明烛,整座大阵将立即停止运行,螭吻也会马上被释放而出!”

顾墨动作微微一顿,想起先前周青所说,螭吻神念势必各种诱惑自己,心中正待下定决心。

青衣男子又道:“你们之前的对话,我都听到了,所以我知道,如果我说,我才是真正的周青,外面才是被螭吻侵蚀的神念,你肯定不会相信。但是,认出你拥有顾家血脉的人,是我;允许进入阵眼的人,也是我!只不过,我们想见面,你必须要经过影子山脉,才能来到这里真正的核心阵眼处。但很可惜,影子山脉已经被我那道有了自主意识的神念所控制。不过,我知道,他一定会让你来对付我,所以,你来了,我们还是见面了。”

他的声音不疾不徐,丝毫不像是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顾墨不禁疑惑道:“可外面那个周青说,这里才是影子山脉!”

他拇指的指甲已经顶在了食指处。

青衣男子仍是不疾不徐,平淡道:“哪边才是核心阵眼,显而易见!这里有大阵阵眼的长明烛,另外,茶几下有《辕天鉴》的完整篇章,更有当年大难临头时,紧急拟定的种子名单,共分四批人逃亡,你的先祖顾仁隆正是其中一批的种子。”

顾墨心中不禁为之一热,辕天鉴的后续篇章,是他渴望已久的绝学,他修炼手上的入门篇章,现在修为的进境已经越来越慢了,他正待低头往茶几低下看去,却又马上凝住了动作。

因为,青衣男子绕过了椅子,往自己走来。

顾墨心中不由得为之凛然,谁知道这是不是一个诱惑?拇指指甲立即微微顶入了食指中。

顾墨如临大敌的样子,令青衣男子再度停步,他道:“如果我想对你不利,你刚刚传送进来时,我便可出手了。但事实上,在阵眼里,谁也无法对你不利,因为,你是顾家人,身上有顾家血脉,谁在这里伤害你,都将遭到大阵的反噬!”

他微微一顿,继续道:“这也是为什么外面的‘周青’,不敢对你动手的原因。想想看,他让你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一般的能者,不是总喜欢在任务人下点禁制什么的吗?他为何什么也没做呢?他就这般信任你?”

顾墨若有所思的神态,让青衣男子郁郁寡欢的神情稍淡,又道:“我才是真正的周青,因为外面那位‘周青’,不可能详细知道当年事,它仅仅是一道我分化出来管理大阵的神念,他不会拥有我的完整记忆,对于过往,只有一些模糊的印象,好比雾里看花,甚至,他连顾家祖训是‘勿忘本心’四字,也不知道!”

这四个熟悉的字,令顾墨一惊,想起先前周青说起顾家祖训时的对答,确实有可疑之处,紧压食指的拇指也不禁微微一松。

青衣男子道:“顾家祖训,怎可能轻易改呢,因为这四个字,正是开启此处大阵的关键!”

顾墨试探道:“如果我选择相信你,你需要我做什么。”

青衣男子脸上终于有了一分笑意,道:“第一,当然是千万别滴血灭掉长明烛!外面的它,这一点是说对的,一旦释放出螭吻,你势必立即毙命当场,此界也会生灵涂炭,螭吻一族将大军前来,清扫此界,彻底抹去顾家存在的痕迹!”

“第二,我不会要求你回去对付它,因为那已经毫无意义了,它只是我一道分出的神念,受螭吻蛊惑,借到螭吻的一丝力量,妄图将我取而代之,它所造成的破坏已成……你只需要帮我前往阵眼中枢,修复大阵主旗,一切问题,当可迎刃而解!”

顾墨微微皱眉,道:“我凭何修复?”

青衣男子道:“你身上既有顾仁隆随身锦囊的气息,那想必万元乾坤鼓的碎片,也就是其中一面的鼓皮在你身上了。用它,自然可以修复破碎的主旗!”

顾墨内心剧震,可以修复破碎,那不就是自己那块灰布吗?对方竟然知道灰布的存在!而灰布的前身,还貌似另有一个极为伟岸高大的名字,叫万元乾坤鼓……

...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马立新
石家庄远大医院
桂林男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治疗癫痫病有哪些医院
济南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