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圣女之路 第559章 投敌

2020-01-17 00:15: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女之路 第559章 投敌

“猜错了吗?”

话虽如此,艾提拉却没有露出半分讶然之色。

严格来说,北匈奴的萨满大多都是方术士或是兼修方术,尽管和大宋的方术士相比,他们更注重作战上的应用,但毕竟已成建制,集众之力作出一些预言并非难事。

而这一次,他们告诉艾提拉,变数在西边或者北边。

之后,艾提拉选择了西面,因为他觉得刘天是最有可能的变数。

但他猜错了。

不过没关系,命运一直都是可以改变的东西,唯有“魔法”不会改变。

宿命?不存在的,或者说,是因为他这么想了,才有了那样的结局,那是他的抉择,是只属于他的魔法。

“让他们出动吧。”

……

尧雄死掉了。

他的双眼呆滞地望着天空,显然到死的那刻都不相信自己会输,更不要说会殒命于此。

他不是没考虑过战略撤退,再一次卷土而来,但他没能成功。

他也没有想明白,在他们不断制造变数来纠缠对手的时候,自身也因为越发复杂的操作而手忙脚乱。

他们失败了,三万魏军被歼过半,余下尽数投降。

而陈暮云这边无人伤亡,还是——

“报,全军7634人,尽数平安!”

点名者熟悉且自豪地来报告了,只是谁也没有想过,无论什么时候,聆听报告的人,都是不被算进去的。

……

“全军出击。”

被区区七千人完胜,魏军早已胆寒,短时间内必定无法重新形成战力,因此陈暮云把俘虏们留了下来,也不在意他们是否会逃跑。

陈暮云军继续北上,不过这次他们有了详细的地图和更多情报——和一般古蒙军相比,魏军更加聪明,但也更加惜命了,在尧雄死后,有不少军官立刻倒戈,主动向他们提供情报。

以小见大,陈暮云有理由相信那个留守都城的北海王,也是类似的贪生怕死之辈。

前往魏国都城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只不过由于战时地图达到了六十倍,他们再快也没能赶在后方的魏军通风报信前到达,然而沿途的城市并没有派兵出来攻击他们。

“果然,他们已经没有人手了。”

马念才和牛皋都很高兴,但陈暮云算了一下,发现对方并非无力抵抗,而是故意不设防。

难不成这个北海王比蜀国后主还要草包?还没兵临城下就弃械投降了?

带着满腹狐疑,他们继续前进,终于在12日那天到达魏都。

“军主,我觉得可能……不对,是必定有诈。”

所有人都屏住气,严肃地看着眼前的情况。

魏都城门大开,军队在城外摆出迎接他们的驾驶,一名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子带着官员们在中央等待着。

“我想到了一句话,百姓熟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好吧,没有百姓。”马念才说着一点都让人笑不起来的笑话。

“不,不是假的,所有人听我命令,下马准备进城。”

“大人万万不可!”牛皋大惊,其他军官也是如此。

“放心,我心里有数,相信我。”

如果是一个月前,陈暮云说这话,所有人一定会把他缚起来拖走,但历经一系列事件和连日的胜利之后,他的威信早已深入军心。

而且——

纵然是假的,那又如何?龙潭虎穴他们都闯过来了,还怕这空虚的魏都?

陈暮云带头走了过去,后面的人都紧绷着精神,准备事态一不妙就全力保护他。

当然,部下警惕谨慎是理所当然的,重要的是主将的气度。看到陈暮云淡然自若的神色,哪怕是装出来的,也已经证明了他的与众不同。

可以的,如果是这个年轻将军的话。

这么想着,拓跋明迈开脚步,走上前,深深一礼。

“大魏北海王,拓跋明,欢迎将军的到来。”

……

卖国贼,即使不用去打听,拓跋明也知道有无数人会这么想,包括被他迎接入城的宋军。

当然,有喜欢万事都用“阴谋论”来揣摩的人,相信他准备摆鸿门宴,或者在城门进行埋伏……但很可惜,拓跋明用什么都不做狠狠打了他们的脸,至于现在开设的宴席,他也摆出一副“任你验毒,绝对没事”的态度。

这态度让负责检查的马念才和牛皋愈发狐疑了,倒是陈暮云淡定地等到了宴席结束才开口发问。

“北海王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拓跋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挥手让大部分官员离席。

“因为我想和大宋议和。”

即使是陈暮云,也不由有些惊讶。

“议和……不是投降?”

“就算我投降,南下的魏军也不会投降。”

“但你可以投降啊。”马念才插口。

“的确,但我就算投降了,也对你们没有任何帮助。”

拓跋明没有介意马念才插入,始终冷静沉着。

“既然北海王殿下有明辨形势的能力,为什么还提出这样的建议?”陈暮云问,“你无法代表南边的魏国主力,那我就可以代表大宋了?”

“我相信能闯过星将那一关的将领,必定不是一个泛泛之辈。”

陈暮云轻轻笑了。

“那你呢?或者说,你为什么非要和我们大宋议和,现在的形势很明显是古蒙占优吧?”

然而,拓跋明却露出无比严峻的神色。

“陈暮云将军,你错了,这场战争打到最后,古蒙必败!”

……

无论两国强弱差距有多大,奸细、间谍、叛徒也是必定会存在的,所以古蒙在大好局面的情况下,出现投降派,陈暮云等人都能理解。

但这些叛徒的背后大多都是身不由己和利益相关,陈暮云不是洗地,而是他仔细思考过了,能让一国御弟倒戈的理由——

“你是希望借助我们大宋的力量让你成为魏国之主?”

“如果有必要的话。”

马念才等人不由冷笑了起来,尤其是牛皋为首的军官,他们都是出自“精忠报国”为核心的岳家的人,就算是敌人,他们也打从心底瞧不起拓跋明这种卖国贼。

倒是陈暮云被拓跋明不拐弯抹角的大方态度折服了不少,他相信,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拓跋明一定是有自己的根据。

“请问北海王殿下,为什么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吗?”

拓跋明也看出了陈暮云的态度和其他人不同,把一切托付给他的决心又变强了不少,他连忙扭头对一名官员示意,让他拿出投影魔法仪。

一块块光幕很快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是……大宋的数据?”陈暮云很快就看出了端倪。

“这是我们通过清国密探收集,并且自己推算得出的数据,虽然是两年前的数据,但用来证明我的结论已经足够了。”

拓跋明指着一块光幕。

“这是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大宋大概是古蒙十六国加起来的五倍。”

马念才等人倒抽了一口冷气,来的路上他们就知道古蒙很穷,但没想到会有那么大差距。

“这代表不了什么,事实上你们军力远胜我们,而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是用人口堆出来的。”

拓跋明切换了另一组数据。

“事实上,我们两国人口相当,而且我们有大概五分之四的人口在天竺国,而天竺的生产总值,占了我们大概五分之三……”

“等一下,苏斯呢?”陈暮云打断了他,“我听说他们全盛时期可是能和马罗帝国不相上下的?”

“那是圣女大人提供的情报吧?”拓跋明露出了些许崇拜的表情,这并不难理解,心兰赞颂的是东方,只不过星辰大陆的人都被神秘力量隔绝了感受不到罢了,“实际只是总体不相上下,国内生产总值大概只有马罗的百分之七十,但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大概是二十多年前,前苏斯因为国内矛盾解体,国家四分五裂的同时,切尔诺的武器库发生爆炸,最终大半个苏斯被禁咒波及,数千万人民死去,靠近马罗帝国的西苏斯地区纷纷独立,随后又加入马罗帝国,和苏斯划清了界线。”

“就是说,现在的苏斯仅是东苏斯?”

“准确说,现在的苏斯仅仅是拥有东南区域的苏斯,国土只有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至于国力……我们大魏也要比他们强,他们还能自傲的就是残余的资源和停滞二十年的魔法技术了。”

陈暮云等人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们没想到那个貌似强大的苏斯仅是纸老虎,更没想到——

“既然苏斯仅凭二十年前的魔法技术就能碾压我们,我实在看不出大宋有何胜算?”

如今的情况实在是有趣,大宋这边不断妄自菲薄,作为敌国的大魏却是在不断吹嘘大宋的强大……不过拓跋明的务实精神还在继续发扬。

“当然有,经济能力强大才能催化技术发展,国家才能变得强大。”

“不一定吧,西方不是有个叫雅典的古国吗?他们经济也很强大,但最终还是被……”

“今时不同往日,那时候经济能力并不能转化为魔法技术,但在苏斯解体之前,魔法技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拓跋明走到一名大宋军官前,“可以告诉我,你这件兵器是魔装,还是帝具?”

“我怎么可能拥有魔装!”军官苦笑,但同时不忘警惕拓跋明,“只是上品法器。”

其实军官是有魔装,但在北上的途中损坏了,只能换了一把法器。

“那你的部下呢?”

“他们?比较好的有下品法器,但大多都是灵器,如果你问的是普通士兵的话,我们部队几乎全员都有灵器。”

“你们是精锐部队吧?”拓跋明回头问陈暮云。

“我想这种程度,魏国的精锐也能做到吧?”

“是能做到,但你有没想过如果你们这些精锐能人手一把法器,普通部队人手一把灵器……那时候我们古蒙还能单凭身体能力来和你们战斗?”

“不是有认主功能的魔装,都能抢,谢谢。”牛皋道,他不想自身部下被人说成是靠装备取胜的。

“魔装才能进行认主,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当然,我不会,苏斯也不会,但马罗帝国会。”

陈暮云开始明白拓跋明的自信来源了。

“魔法技术一直在进步,但每一次爆炸进步都是发生在战场期间……所以,我们古蒙从一开始就败了。”

陈暮云想要反驳,但他不由想起了那个在备战期间积极调动魔法工厂进行生产的心兰,想起被心兰带走的杜耀,以及许许多多的工匠……

他不得不承认,拓跋明的思路是正确的。

“当然,败了就败了,但这一次,我们没有了退路。”拓跋明继续道,面容却开始扭曲起来,“想必你也看出来了,这次我们是赌上了十六国的国运进行战争,抛弃了百姓,抛弃了妻儿老人……”

他痛心欲绝地看着陈暮云等人。

“所以,我希望尽快能结束这场战争。”

哈尔滨工业大学医院预约挂号
巩留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哪家男科医院好
江苏癫痫病治疗费用
烟台治疗阳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