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觅仙 第二百三十一章 赌局

2019-10-12 21:48: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觅仙 第二百三十一章 赌局

蛮古城西千里处的一片云雾缭绕的荒凉山谷中,李慕然与涅生飞在半空中,透过那飘来飘去的云雾,静静的打量着这片山谷。

此时的李慕然化为狼人之形,而涅生则是背生一对肉翼的蝠人族修士模样

“这里就是天外天?看起来的确十分平常谁又能想到,只要步入谷中,就会其中混乱的空间波动席卷,然后被随即传送到天外天中某处。”李慕然喃喃说道。

涅生说道:“不错,根据我二人在坊市中打听到的情形,天外天虽然明显是年代久远的上古遗迹,但这片山谷也只是近数百余年来才出现这种异状。而且这天外天中危险极多,若是低阶修士被卷入其中,很可能直接陨落,根本法走出那天外天,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人知道天外天之事,只道这山谷是一片凶险之地;直到有一些不畏凶险的高阶修士冒险进入天外天而又侥幸生还,才将天外天的事情公之于众,引来不少修仙者慕名前往探险”

“好在天外天探险的热潮,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过去。现在每年虽然还有一些修仙者前去天外天探险,但数量已经少了许多。据说,除了我等神游期的修士外,偶尔还有一些法相期的兽人族长老也会来天外天中探险寻宝,我二人炼化的龙人血品质一般,或许难以瞒过那些法相期存在,反而因此引来那些长老的怀疑;所以我二人不如化为狼人和蝠人之形,反而可以掩饰的好”

李慕然点了点头,他炼化的万狼血一旦激发,足以⊥他狼人族血脉气息浓厚,法相期狼人长老都法分辨;而他后来又炼化了一些狼人族先祖之血,如果化为狼人,的确很难被识破身份。

而涅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居然也可以以蝠人之形混迹于兽人族中而不被识破,想必他炼化的那蝠妖之血,也是非同寻常之物。

二人随后一起飞入了山谷中,山谷内,有一座十分普通的石殿,占地约有亩许,也不算高大;石殿的周围还有一些零零落落的建筑,但此时都已经破败不堪,显然早已经弃用。

二人直接飞入了石殿中,石殿内只有一座七八丈大小的法阵以及看守法阵的七八名修士,除此之外,空荡荡的别它物。

“如今天外天果然少有人问津,据说以前天外天探险热潮盛极一时,这里也十分热闹,还形成了一个小型坊市。现在坊市已经完没有,这里也只剩下了一个传送阵。”李慕然心中暗道。

如今山谷内的空间波动正是频发之际,如果冒险直接闯入山谷深处,也可能会被直接卷入天外天中,但这么做不确定因素太大,谁也不知道会被传送到天外天中的哪个区域。而眼下的这个法阵,是兽人族高人早年利用此处的空间之力制作出的传送阵,可以将修士特定的传送到天外天中一个相对安的区域;因此,去往天外天的修士,一般都会选择交付一笔灵石通过此处传送阵进入天外天,以尽量降低风险。

“二位道友也是要进入天外天么?”一名守卫向李慕然等二人说道:“这法阵由蛮古城的长老会设立并监管的,每人需要缴纳二百中阶灵石,才使用传送阵进入天外天中”

李慕然点了点头,和涅生各自交付灵石后,一起进入了传送阵中。

随即,这些守卫激发法阵,一股白霞在法阵中腾起。

正在传送时,一名守卫的一句话传入了李慕然的耳中:

“奇怪,这几天怎么这么多人去天外天尤其是前几日,一下子来了数十个修士,而且还是来自不同的兽人族难道天外天中又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守卫的话未听完,二人就是眼前一亮,然后出现在了令一座大殿中。

这是传送阵的另一端,同样也有数名修士把守。但出了这座大殿,就是凶险难料的天外天世界。

从这个传送阵,也能离开天外天、返回山谷中;虽然不借助传送阵也有一些机会直接走出天外天,但难度和凶险极大,自从传送阵建好后,几乎所有修仙者,都选择从这处传送阵离开

。进来的时候要二百中阶灵石,出去却要三百中阶灵石。

“听说近很多人来天外天?”李慕然好奇的向其中一名守卫问道。

“可不是么”那名守卫答道:“前几日一下子来了七八十人。二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所以特意来到天外天寻宝?”

李慕然摇了摇头道:“我二人只是慕名前来,根本没有听说什么风声。再说了,几位道友一直坐镇此处,如果连你等都未曾听闻,即便有风声也是毫凭据的空穴来风”

守卫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二人离开大殿后,这几名守卫却开始议论起来。

一名中年守卫兴致勃勃的说道:“来来来,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再开局小赌一把。根据以往的经验,五阶修士进入这天外天中,生还的几率也只是勉强超过一半。胡某就做庄开盘,赌这二人中的哪一位能活着走出天外天当然,也可以买二人都活或都死,赔率各有不同……”

“好好好,这种赌局在下是喜欢不过了在下就压一百中阶灵石,在那蝠人身上。”立刻有一名年轻守卫附和道。

“牛老弟压那蝠人?嘿嘿,老兄我却压那狼人修士,老兄可在狼人族部落厮混过一段时间,可以些许的感应出,那狼人修士的血脉应该颇为不俗,实力已经不错”另一名青年修士说道。

一名花白胡子的鱼人老者说道:“嘿,这二人看起来都十分年轻,想必也没有多少胆色,只怕不出一天,就被天外天中的凶险吓得掉头而回。老头我下重注买这二人都活,若是中了,赔率可是极高根据胡老板的规矩,万一其中一个死了,老头也只赔一半”

那开设赌局的羽人族修士“胡老板”,笑呵呵的接下一笔笔堵住,认真的填写赔率注额,众守卫都略有耳闻,此人在这里做守卫的时间长,而且常年设赌,倒是颇有信誉,一旦接下赌注,从少赔或不赔之事发生。

几名守卫热烈的参与其中,但也有个别守卫没有兴趣,只是含笑看着这一幕。

片刻后,天外天中某片峡谷中,有两名一身黑翎的修士正藏在石洞暗处,其中一名中年人正激发着一枚传音符,传音符传出一个低沉的中年修士声音。

“怎么说?”他的同伴问道。

中年人答道:“目标是两个五阶修士,一个是狼人,一个是蝠人。”

“这次要杀哪一个?”同伴问道。

“胡兄说了,这次两个都杀”中年人冷冷的回道。

“太好了”同伴高兴的说道:“现在来天外天的修士原本就不多,落单的六阶以下修士是少数,那胡兄还总是限制我二人出手,说什么杀的太多容易被人怀疑,也会吓退来此处的低阶修士,不如放长线钓大鱼,慢慢来。我看,他只是顾念着自己的赌局”

“赌局能赢多少灵石,岂能与杀人夺宝的收益相提并论”中年人摇头说道:“胡兄之言的确有其道理,即便做盗修,也要考虑长远,不可竭泽而渔况且,若没有胡兄做暗线,我等也难以提前埋伏、对付那些低阶修士。”

“哼,我等兄弟二人出手杀人,他只是动动嘴,就要分去三分之一的受益,小弟真有一些不甘心”同伴有些郁闷的说道。

那中年人微微一笑,说道:“贤弟再忍一忍,再做几票后,我二人就找一个机会,暗中将那姓胡的也除掉,然后远走高飞”

“妙极”同伴目中凶光一闪:“那姓胡的身家,一定颇为不菲”

二人说了几句后,中年人神色一正,回归正题:“算算时间,目标要来了,我等小心准备一番”

同样有些不屑的说道:“用不着那么麻烦吧,只是两名五阶修士,而且还是不同种族的修士,即便关系融洽,只怕也没有什么联手之术而你我兄弟二人,都是六阶修为,联手之术又十分高明,曾经连续灭杀多名六阶修士,如今只是面对两个五阶修士,哪里还用的着专门准备”

中年人笑道:“话虽如此,但我等还是小心一些,不可大意。小心驶得万年船,我等身为盗修,整天面对生死搏杀,忌讳的就是大意轻敌”

那同伴闻言,点了点头:“兄长说的对,兄长懂的道理比小弟多得多,这些年小弟也是跟着兄长一起行事,才能这么顺利”

那中年人笑道:“这仅仅是一些感悟经验之谈,等贤弟多做几年盗修,多经历几次生死风险,自然就会明白这些。做盗修收益极,当然付出的凶险也很大。愚兄做盗修做的越久,越是觉得,盗修可不是简单只看实力高低,其中的一些技巧、目标的选取、对敌的手段,都很有讲究。”

北京熙仁医院预约看病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的全部评价
北京熙仁医院开通网上预约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的网友评价
北京熙仁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