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纯阳武神 第五十六章 平凡的心,苏伯伯好!(武盟新年好!)

2020-01-17 00:49: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纯阳武神 第五十六章 平凡的心,苏伯伯好!(武盟新年好!)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新年保底月票,大家新年好,2018,武神一定会更精彩。)

远古龙洞口。

两名中年极限武者欲言又止,人到中年,考虑的东西就多了,不像年轻时可以凭借一腔热血,当年为他们遮风挡雨的已经老去,角色变幻,他们也有了子嗣与家庭。

就好像眼下,不是他们瞻前顾后,而是羁绊多了……

“储风,你看洞口那两位,姿势怎么看上去那么酸爽。”

“不要乱说话,不过真的蛮……特别。”

两个少年拨开一丛芦苇,小心探出脑袋,登岛之后,两人就自告奋勇在前面引路,争取毕业实践报告的印象分,只是此时看到的远古龙洞口,两名驻守的极限武者,怎么看姿势都有些僵硬,大汗淋漓,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剧烈的运动。

“咦,储风你看,那是什么人。”

两个少年转动目光,看几十米外渐渐远去的身影,依稀可以看清,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白袍虽然有些粗陋,但却有一种异常宁和的气质,这样一道身影,沐浴在升起的朝阳下,竟让人有些难以忘怀。

“两个小兔崽子看什么看!龙洞封闭一刻钟,谁都不许进来!”

龙洞口,两名极限武者狠狠瞪他们一眼,就转身走进洞中,得把刚刚脱手的合金刀收回来,尽量抹掉一些痕迹,将影响降到最低,此刻,两个中年武协成员已经决定,将今天这件事彻底烂在肚子里。

秦迁和储风两人面面相觑,总觉得那两位极限武者的动作有些干涩,仿佛脱力了一般,等等……

储风用手肘捅了捅死党,伸手指了指两名极限武者背后空无一物的合金刀鞘,两人再次相视一眼,就显得有些兴奋。

比武!

再结合此前种种,两个少年已经有所猜测,都有些懊恼,刚刚若是再快一点,说不定就能够看到一场极限之战,两人很好奇,那离去的白袍青年,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够连败两名驻守远古龙洞的极限武者,放眼他们三泰武校,也就只有校长及三位副校长,教务处及政教处主任,合共六人打破了第一重人体桎梏,

极限武道,就是要打破极限,才能够得到进化,但极限本就难以达到,遑论打破极限,这也是真正的极限武者万里挑一的根本原因,据两个少年所知,他们三泰武校虽然号称地市泰州第一武校,进校的都是各区县、村镇的尖子生,但每年的毕业生,能够考上武院的,也不过百分之十左右,这百分之十,约莫百人左右,最后能够打破第一次人体极限,成为极限武者的,就只剩下十人左右。

所以别看两人嘴上不服输,但其实心中也很忐忑,极限武道,是真正的万人过独木桥,虽然相比于百多年前极限武道刚刚建立时完善了许多,但每一年,还是有不少人因为锤炼不得法而留下残疾。

正因为平凡,所以他们需要付出的,是要比那些富裕之家,更加倍的努力。

地市泰州,海陵区。

凤城河畔,一座崭新的,镶嵌有太阳能转换器的高楼前。

苏乞年苦笑着摇摇头,二十三年云和月,已经足以改变很多东西,过去略显冷清的孤儿院,已经被推倒重建了,他再也找不到过去记忆里的点点滴滴,看大门里,陌生的护工精心料理下的孩子们露出的笑脸,这里是孤独的,也是温暖的。

只是一切,再与他无关。

嗡!

有轻鸣声响起,一辆漆黑如墨,流线修长,却又不失大气庄重的空汽从天而降,落到孤儿院门口。

一名身着雪白军装的,气质肃穆而威严,约莫不惑之年的中年人走下车,身旁还跟着一名约莫弱冠之龄,身着制式藏青战衣,神情孤傲的青年。

“团长!”

驾驶空汽的同样是一名军人,约莫而立之年,身姿笔挺,步履有矩,此刻恭敬立在一旁。

“又是一年过去,还能活着回来看看。”

中年军人浓眉舒展,忍不住深吸一口气,随即又摇摇头,叹息一声,道:“越来越不一样了,走吧。”

最后看一眼身前愈发陌生的高楼,中年军人目光一转,就再也不能挪动,整个人好像定住了一般,眼中渐渐浮现出来难以置信之色。

“爸。”“团长。”

身旁的青年与警卫员接连开口,却没有得到回应,两人蹙眉,顺着目光看去,却是一名身着粗布白袍,看上去有些寒酸的青年,或许唯一还能入眼的,就是那一身有些不符合其年岁的沉稳,乃至略带沧桑的气质。

“乞,乞年哥!”

终于,从中年军人口中吐出三个字,令青年和警卫员都是一怔,爸和团长喊那个年轻人什么?哥?

是保养得太好,还是……极限武道!

青年和警卫员皆心中一跳,两人相视一眼,明白彼此所想一般无二,通常而言,唯有打破三次人体极限的大武术家,衍生了内力,才能够修补所有前两次打破人体桎梏留下的暗伤,并延年益寿,从此驻颜有术,而要像眼前的青年一般,那就要在这个年岁成为大武术家,才能够令其在四、五十岁,看上去还和年轻人一样。

“聂……庚午!”

早在空汽未至之前,苏乞年就心有所感,直到这张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重新浮现在眼前,一些尘封的记忆,就如被风吹动的书册,一页一页翻开。

……

“乞年哥,我不想离开你们。”

“去吧,等你成了将军,我们也有光不是,记住以后要勇敢一点,军队里不像孤儿院,好好练武,那些人才瞧得起你。”

“这样啊,那好吧,我一定会成为将军,到时候你们都来当我的兵,我们以后一定不分开,呜……我会想念你们的。”

“好,我们等你,聂庚午,别哭鼻子啊。”

“哪有……”

……

少年的身影与眼前背脊挺拔,气质威严的中年军官合二为一,平和的心境生出波澜,聂庚午,庚午年生,生日不详,因为被收养时身上有块刻有聂字的青玉佩,所以被孤儿院取名叫聂庚午,比他小两个月左右,直到十四岁入伍前,两人同吃同住,亲如兄弟。

“真的是你!”

聂庚午几个大步上前,虎目微红,在苏乞年身前半米站定,上上下下打量一眼,道:“兄弟你真的没死,你说你要找治病之法,近三十年了,从我入伍之后,你就没了消息,这些年过去,你过得还好吗?当初专家说你体质太差,顽疾根藏,不能练武,更活不过三十岁,现在看,一定是好了!好!好!好!好啊!”

看面前声音有些颤动的故友,苏乞年心中波澜跌宕,他没有抑制这种情绪变化,任由其释放,他伸出一只手,拍了拍面前依稀还有以前模样的中年军官肩膀,感叹一声,道:“好了,都好了,你变了不少,倒是真的当上军官了。”

原来是他!

不远处,青年与警卫员醒悟过来,尤其是青年,自己老子的过去,他一清二楚,也曾多次听他老子提起过,有着这么一位伯伯,哪怕明知身怀绝症,命不久矣,也依然没有放弃,可惜后来音讯全无,本以为死在了哪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没想到时隔近三十年,居然又出现在了眼前。

“乞年你知道我找了你多少年,近三十年了,你我都年近天命了,你好狠的心,一直不回来找我们,你现在住在哪里,快说,这次你跑不掉了!”聂庚午双手死死抓着苏乞年的肩膀,动情道。

“星海为家,耽搁了。”

苏乞年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有些东西难以解释,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聂庚午闻言先是一怔,既而就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走,跟我回家,你这次肯定跑不掉了!”

“也好。”苏乞年点点头,能重逢故人,他自然想多了解一些人和事。

“好,走!回去!哈哈!”聂庚午开怀大笑,说不出的粗犷。

一分钟后,看苏乞年登上空汽的背影,青年不禁撇撇嘴,什么星海为家,说得好听罢了,流浪就流浪,连合金卫衣也穿不起,还死要面子,虚伪,只是身为一个流浪汉,还先天体质孱弱,不能练武,虽然如今医疗水平很高,普通人平均寿命都能达到九十岁,但一个男人,能够保养得这么好,也不很多见,难道老天爷降下了一桩苦难,也给了另类的补偿不成?

“聂念年,杵着干什么,上车!”

听到空汽上老子的喝声,青年嘴角有些抽搐,敢情给他起这么一个奇葩的名字,就是为了怀念这么个人,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二十年有些白瞎了,再想到那帮损粗这些年给起过的艺名,他忽然想求一求自己的心理阴影面积,是不是可以覆盖整个地球……

两分钟后,空汽上。

“叫人。”

“苏,叔……”

啪!一个后脑勺眼冒金星。

“叫伯伯!”聂庚午挑眉。

“苏……伯伯好。”

青年嘴角扯动,觉得自己的气质碎了一地。(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新年1月保底月票,大家新年好,2018,武神一定会更精彩。)

深圳远大医院可信吗
汕头天佑医院电话多少
亳州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内蒙古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绍兴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