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梧桐】当了四天总经理(小说)

2019-09-10 19:5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天中午,高大哥安排我们几个好哥们吃饭。大家都很投缘,都是老熟人,天南海北,国事家事,说着笑着喝着。推杯换盏,喝得正起劲儿,我的手机响了。
一看是陌生号,按了。又响了,又按了,又响了。“谁呀,小女呀,接呗,怕啥呀!”高大哥调侃道,让她来,老哥认识认识。我接了电话。
“哎,哥们,我有急事找你!”
“我这儿很吵,听不清,你谁呀?”
“我,你还听不出来?姓郑,你总去交电话费和复印那儿的。”
“啊,老郑呀,啥急事?”
“哥们,有个好差事,你当下广告公司总经理,十天半月,我给你三千五千的。你快出来,我在店里等你。”
“不是小女呀?”高大哥问,我说:“是老男!”

丈二和尚,没摸着头脑。反正呆着没事,去看看吧,能挣点钱不更好吗,我心里想。起身和高大哥他们告辞,打车去了他的店里。
给我打电话的人姓郑,我叫不上他的名字。我很早就认识他,算是熟人,但对他不了解。此人大脑袋,罗圈腿,出门总夹着小皮包。我知道他原来是市委办公室的,当了很多年科员,去年到旅游局,当上了副局长。
他在我家小区马路对面开个门市,两个小屋,一间收中国移动话费,一间搞打字、复印。我经常去交手机费,有时还去复印东西,总能碰到他。偶尔在一起聊天,他总说:你这才白瞎了,不能在家呆着,以后咱们合作干点事。
也许那句话说对了,机会总是留给又准备的人!天上掉馅饼,稀里糊涂地当上了广告公司总经理。那家广告公司在哪里?他找我做什么?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吧?正琢磨着,车到地方了。付车费时,从车窗看见他在店铺前夹着包,来回走着,很焦急的样子。

“哎呀,你咋才来呢?我等你老长时间了。快走!快走!”我一下车,看到我,就急三火四地催着。
“上哪儿去?”我问他。
“赶紧去岭城!有急事,一会儿车上说。”见他急不可耐,我没再多问。
我以为他当了副局长,能有公车呢。结果我们先打车去了一个站点,在那儿找了一辆跑线车。四人拼车,每人20元。因为他着急,还差一个人,三个人就上路了,这样我俩每人 0元。他和司机师傅在车上争讲好一阵子,最终给人50元。
去岭城走的是102国道,45公里。一路上,他一个劲催促着,快点!快点!司机赶忙着解释,有限速的,有限速的,超速扣分!扣分呀!他嘟囔着,随手递给我几张纸。
我打开一看,是一个策划方案,一共四页,大致浏览一下,有了基本的印象。这是要搞个房地产交易会,里边详细列了很多条目,时间、地点、主题、形式、活动、宣传等等。有一点我感到很意外,承办单位是大众广告策划有限公司,联系人居然是我,还打上了我的手机号。可是,把我的名字和手机号都弄错了。
我坐在车里,望着窗外挺拔的杨树林,绿油油的玉米地,秋风摇曳,心里很不平静。这么一个大的活动,事先也没跟我打个招呼,就把我名字写上了?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我原来是搞广告策划的,可现在没谱啊,不知道他想怎么做。再仔细看他的策划书,我心里更不落底了,脑子里更没数了。
瞧那文字,《201 首届岭城首届房地产展示交易会策划方案》,多了一个“首届”。“201 的楼市销售的压力、政策的不确定性、欣喜与无限的机遇一同走来……地产企业再次面临挑战。走向合作,共同发展,打造楼市黄金10月,挖掘楼市潜力是地产商共同决胜半半年楼市的法宝。”语言不通,还多了个“半”。
“投入更大的资金、更多的人力、物力”,“打造最具影响力、最具声势、最具历史意义的房地产盛会”,“为逆势楼盘销售、增强市场预期和信心提供最佳平台、最好机会”。看到这些虚无缥缈的玄话,我的心真的悬了起来。
既来之则安之,还是跟着去看看再说吧。一路上,他只是和司机嚷嚷着,你不能接电话呀,你不能一只手把方向盘呀,前边有打车注意呀,你这样开车很危险啊,我有老多重要事呢。司机专注地开着车,也不理会他。
我想问问他具体是什么情况,见他始终盯着司机,欲言又止。他也没有和我说什么,我就翻着那几张纸。

将近下午1点钟,车到岭城。我们下了车,来到一家银行钱。我以为要去银行办事,原来不是。银行旁边竖着一块牌子,“岭城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他告诉我,咱们去这里。
这时,从里面走出一个年纪较大、比他还矮的人,和他摆摆手,聊了几句。看起来,他们很熟。也没给我介绍,那人是谁。我跟他们往楼上走,楼梯很长,台阶刚擦过,很湿滑,都扶着把手。爬到三楼,我们先到了办公室主任那屋。主任说领导还没来呢,我们只好等着。一会儿,服务员端来茶水。
他问:“啥茶呀?我办公室的茶一点都不好喝!”
主任说:“这茶是昨天刚买的,800块钱一斤。”
他急忙说,那我得品尝品尝。说着,掀开杯盖,喝了一大口。不想,那茶水是刚沏上的,还很热。烫得他一口喷了出来,弄得满地是水和没有泡开的绿茶叶。放下杯子,嘴还不住地唏嘘着。他们想了,都忍住了,我笑出了声。
“哪知道这么热,太烫啦!”他本来就红的脸更红了,不知是烫得,还是不好意思了。
我随口逗他:“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忙啥呀!”
“你知道不,这事我都跑一个月了,找了市长,找了局长,这回行了。”他这才向我透漏一点正题儿。
我独自坐着喝茶,一言不发。他始终没介绍领我俩进来的人是谁,也没介绍那位主任姓氏名谁,我是从“主任室”的门牌上看到的。他一会儿趴着那矮个的耳朵嘀咕着,一会儿用手比划着,拿笔在纸上写着。神秘兮兮的,看是背着我,不想让我知道。我知趣地出去了,站在走廊里抽烟。

“哎呀,这还有里屋呢,主任你这是套间呀!”听到他大呼小叫的,我回去了。见他进了原来关着门那屋,正比比划划地问这问那,好像都很稀奇。
“这条鱼太大了,长得太好啦!”弯腰看着水箱里的石斑鱼,他不住地咂舌。
“啊,这还有麻将机!”他问主任,你们常打麻将吗?主任笑着摇摇头。
他用手一指,“这么多话筒,你这是广播室呀!”主任告诉他,那是开会用的麦克。
“你这儿有床啊,我那儿也有床!”他一下子好像找到了知音、找到了同感。
回头问我:“你去过我办公室吗?我办公室和局长的一样大。政府大楼里,副局长都是小屋,和局长比不了。不知咋搞的,给我分个大的!”他不无得意地说。
我说:“我没去过,我去过你们局长的办公室,书很多,鱼缸很大,鱼很漂亮,还有一套讲究的茶具。
“我和局长比不了,我那床上的被子又脏又旧,我们办公室主任也不给换。”他抱怨说,“那主任一天就知道跟一把手屁股后边转,别的啥也不管,他啥也不是,瞎忙!”

正说着,他忽然打起了电话。
“是我,你不是说给我一套新的被褥吗,谢谢哥们,你让人送到市政府五楼,我让办公室给你开门,我没在单位,……”从里屋到外屋,一边走着,一边嬉皮笑脸地说着,很是得意洋洋的摸样。听着像是捡到了金元宝,说到得意处,在走廊里喊上了。
打完电话,踱着方步进来了,开始滔滔不绝地讲他办成的大事。
“听说我当副局长了,我市委办的同志来看我,看到我的被子又脏又旧,主动说给我买新的,非要给我换新的,都是新的……”
“听到没有,我打个电话,一个电话,就马上给我送来了。看到没?送来啦!一会儿办公室就给我开门,一铺上,全是新的……”
“我们办公室主任就知道喝酒,啥也不管。看到啦?有人管,我有市委的哥们!就一个电话,就好使……”
正听着他自豪地讲“换被褥”的故事,主任说领导回来了,他才打住。

领导那屋和主任办公室斜对门,门牌上写着“总经理”。进得屋来,他径直坐到了老板台前的椅子上,领我们上楼的人坐在中间的长沙发上,我坐在靠门边的单人沙发上。
他从一个破旧的档案袋里掏出一沓材料,起身递给坐在老板椅上的领导。领导看上去是个大高个,笑呵呵的,很年轻,估计四十来岁。仰坐在椅子上,翻着材料。
“局长,我都准备好了,有方案,有合同,还有展位图,就等你定了。”他陪着笑脸说。
“你这是商业活动,主办单位不能是住建局和商业局,另外我这里也没有房产协会呀!承办单位是大众广告公司,打算怎样策划啊?”
这时,他才想起介绍我。
“这是大众广告公司的陈总经理。”他指着我说。
他接着介绍,指着坐在中间沙发上的人,“这是戴局长!”然后指着坐在老板椅上的领导,“这是陆局长!”
“你好!”“你好!”都起身,打个招呼,互相握握手。
后来我才知道,戴局长是岭城旅游局的局长,还兼着岭城商业局的书记。陆局长是岭城住建局的副局长,兼岭城城市建设投资公司总经理。

那个戴局长直入主题,“老陆,郑局长从英城来了,要在岭城搞个房地产交易会,我和他跑挺长时间了,现在就靠你了。”
“现在的问题是,我这是县级市,和你那地级市不一样,没有多少大开发商,我担心能不能有人乐意参加?”陆局长笑着问。
我们那位郑副局长站了起来,一手攥着手机,一支胳臂夹着包,在陆局长宽敞的办公室里走了几圈,又坐回椅子上,踌躇满志地说:“我都跟杨市长、冯局长说好了,只要你把方案定下来,我们下去跑跑,肯定没问题!”
“方案有的地方不详细,展位费怎么收啊?得定个价码,不然咋跟开发商说呀?”陆局长问他。
“每个展位50平方米,收费5万元。打算搞两个展区,总共2000平方米。”他边说边比划着。
“你那展位图就划几个方格,开发商能看明白吗?”陆局长指着一张复印纸说。
“啊,那我回去再重做一个,这都小事,局长,现在我们就下去找开发商。”他迫不及待地要直接去找商家。
“咱这是岭城首届房产交易会,恐怕有很多人不知道咋回事儿,需要好好宣传宣传。我看你这方案里,关于媒体宣传写了五六条,又是广播电视网站,又是广告牌,宣传单,过街条幅,还有讲座、论坛、有奖问答,还有什么歌舞表演,还有市民看楼专线车、下乡宣传车,你这些都准备好啦?不到一个月时间,能做完吗?”陆局长来回翻着那份《策划方案》,不停地问着。
“这些我都准备差不多了,都有专业干这些的,没问题。”他拍着胸脯保证。
“陈经理,我想听听你的想法。”陆局长点头冲我说。
“岭城有些情况我不大熟悉,尤其不了解这里的房地产形势。英城我知道一些,他们已经搞了多次房地产交易会,我去看了。你们最好给我提供一些房地产公司的资料,好做到知己知彼。关于宣传,我回去写个策划书。”我对陆局长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位郑副局长做到啥程度了,只能应付着。中午喝了一些啤酒,听着他们讲,还一直发困,就一支接着一直吸烟。偶尔,去趟卫生间,洗洗脸,算是精神精神。
我和陆局长正说着,他的电话响了。他又习惯地站起身,屋里屋外走着接电话。
“送到我办公室了,太好了,太谢谢你!我说么,他们不给我换,总有人给我换,还是新的,全新的。我那个办公室主任看到啦?就让他看看……”好不容易打完电话,又喜兹兹地跟陆局长讲了一遍“换被褥”的故事。

我抬头看看墙上的石英钟,已将近下午4点。说来说去,也没说出个头绪来。他让陆局长先把方案定下来,陆局长让他回去再改改方案。推来推去,一直默不作声的戴局长说话了。
“咱们别光在这里呛呛了,搞展会得先把地方定下来呀,没地方那不都是空谈吗?”戴局长告诉他,现在去广场管理处,得和人家打好招呼,问问租场地多少钱。
我们坐戴局长的车,来到岭城世纪广场管理处。戴局长是岭城老人,地面上都很熟,径直领我们去了处长室。不巧,处长不在,副处长接待了我们。说是处长孩子生病了,在省城领孩子看病呢,估计得后天回来。戴局长又亲自给处长打了电话,证明是在省城,后天早上回来,让我们那天9点去。
我老家是岭城人的,路过世纪广场多少次,但总也没进去走走。这次来了,戴局长说,你搞策划的,得去看看,如何布置。广场环境很优雅,也很热闹。四周碧草茵茵,花团锦簇,还有儿童乐园,健身游园,中间是个方形的大广场,有舞台,有灯光。看来,在这里搞房展没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临近国庆节,就怕别人家用了。那得等处长回来再说了。
在广场转了几圈,戴局长说,5点要下班了,去吃口饭吧。郑副局长一口回绝,回去还有好多事,你赶紧送我们到火车站。到车站,我们又拼了一个车,返回英城。

返回的路上,他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没有再挑这个司机的毛病。车上还有两位女士,长得很漂亮,穿的很时髦,每人手里拿着一个大屏幕手机,专心地玩着游戏。

共 1254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讲述了自己稀里糊涂被人戴一顶“总经理”的大帽子,当了四天总经理的无奈与尴尬,被迫与人假戏真做,演了一场“拉郎配”的大戏。戏中一个利欲熏心,无头脑,无头绪,又善于弄虚作假,吝啬抠门的“郑副局长”的形象较为鲜明,从一个侧面表现了社会浮华,人情冷暖,世风浑浊。欢迎赐稿,推荐品读。【编辑:晚霞晓文】
1 楼 文友: 2015-0 -05 2 :4 :26 作品真实地记录了四天 总经理 的经历与感受,在尴尬之中揭示了都市人的生活情态。
 楼 文友: 2015-0 -06 08: 7:17 文章写了 四天 的总经理历程,开始到结束,都透着无厘头,而这无厘头,可能也正是一个真实的社会侧影,问好,祝创造愉快。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
纸尿片有什么优点
小孩老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消化不好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