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破碎命盘 第一百四十八章 魔婴

2019-10-12 19:56: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碎命盘 第一百四十八章 魔婴

龙渊双脚聚力,噔的一声,纵身冲向半空一脚向荆潇扫去。

荆潇杀得兴起不曾注意到龙渊,等反应时肩上已经结实挨了龙渊一腿横扫,他的身子像炮弹一样,轰撞在了一根石柱,让他差点一口喷出鲜血。

这一击让他从肩到手一阵酥软,半晌喘不过起来,若不是关键时刻手中宝剑护主,荆潇就要倒地不起。

龙渊扫过一腿,落地后拔出蓝光剑怒指荆潇道:“亏你还是修道之人,滥杀无辜,连妇孺都不放过。”

荆潇一见攻击自己的是龙渊,一腔怒火冲到脑门,又听龙渊没来由的指谪,当即气得牙齿打颤。

“这个该死的土包子,连魔族族人都不会辨别,真是无可救药!”荆潇怒极而笑。

也不多说,荆潇单手结印,聆音剑一挥,喝道:“你给我去死!”

荆潇剑出金龙,金龙气势汹涌如涛,吟啸撼天,这条金龙充斥着澎湃的灵力,这一击荆潇用出了全力。

见到漫空都是金色龙影,龙渊不敢硬撼,只得腾挪闪躲。

受制于负重,龙渊的速度和灵活度大降,刚闪过一击,他想要拔出背上的争天尺减少负重时,那条金色龙渊蓦地发生变化。

金龙腾游迅捷无比,瞬间又分化成数条小金龙急转折回,龙渊躲闪不及,被这些小龙轰在了胸膛上。

“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龙渊被击飞,重重栽在地上。

擦去嘴角的血渍,龙渊看着周遭的尸体横陈遍地,握拳透掌,体内一股浩然之气与仇怨混合成肝上怒火。

解去争天尺,龙渊握着蓝光剑,这种丧心病狂的人就需要一劈两半!

龙渊飞冲过去,腿上聚力千钧,一脚踹向荆潇胸前。

“好快!”

荆潇跟不上龙渊的速度,来不及腾挪,倒是聆音剑护主,一早横在荆潇身前。

龙渊一击不成,继续追上,双手握剑斜劈。以他的力道,纵使荆潇格挡,一旦两剑相交,荆潇也会被震得飞起,站不稳当。到时候他再抓住机会一击必杀,替天行道。

然而事与愿违,龙渊一剑挥下,登时只觉得一剑斩在虚空里,万钧气力凭空化为乌有。

他手中的蓝光剑竟然在此时光芒明明灭灭,蓦地消释不见,也正是因此才有了这样尴尬的一幕。

“怎……怎么会……”龙渊正诧异大师所赠之剑剑身剑骨为何会凭空消失,忽然想到了大师曾说过这把蓝光剑够他用一段时间。

化器境的武人可以聚气幻化成各类武器形状,刀,剑,斧,钺。出招时聚于手中,收招时消释无踪,以求其变。兵器有形

,攻守时的腾挪闪躲必受其束。

故而前期在武人手中没有良好的兵器时,气刃就成了攻击手段。

当日硕鼠大师见龙渊不会聚气成刃,又过于依赖手中青钢剑。便将气聚成青钢短剑模样赠与龙渊,蓝光剑比钨钢坚硬几倍,锋利程度也比凡兵要强太多了,不过大师也不想让龙渊过于依赖手中的武器,这蓝光剑只是随意凝聚而成。

但大师临行前忘了嘱咐龙渊,蓝光剑一段时日后剑身便会消散,需多多修炼以待突破后能够自主聚气成刃。

龙渊奋力下斩时恰是剑身消释之时,万钧膂力毫无着落,身体因惯性僵了片刻,保持着握剑下斩弓腰的姿势。

荆潇见到这种情况先是一愣,不过得到机会后他立刻反应过来,一手聚集灵力,凝成一幅八角阴阳图的虚影,攻向毫无防备的龙渊。

荆潇往龙渊胸口一掏,这一击足有崩山裂石的灵力。

砰!

“啊!”龙渊大叫一声。

荆潇的这一击,凝聚了他修为的全部,将灵力尽数汇聚,不仅威力巨大,而且还将一部分灵力还打入了龙渊体内。

饶是以龙渊此刻五千斤的重量,身体都像离弦之箭一样,飞向山石,拦腰撞断了一支石柱,被乱石埋在地上。

荆潇不解恨,又向石堆劈了几剑,一时间乱石崩碎,尘灰飞扬。

龙渊大口吐着鲜血,周身的骨骼都断了不少,更重要的是他体内被灵力所侵,想运转真气使用武功也晚了。真气本是清气,与灵力势成水火,会相互抵消,因此即便这时龙渊想运转武尸四极变也不行了。

挣扎着从乱石堆中爬出,龙渊见到四处奔逃的女子均躲不过荆潇的剑光,一个个横于地上,香消玉殒。他握拳捶地道:“可恶啊!”胸中气息一紊,龙渊又喷出一口鲜血。

远处一个婴孩在啼哭,龙渊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素衣妇人抱着一个婴孩奔逃。一道剑光飞过,妇人倒于地上,倒地前用身体半护着婴孩。未几又一道剑光飞向婴孩,这道剑光凌厉无比,若是攻击下去,那个婴孩纵使有妇人的保护,也难逃一劫。

龙渊猛然聚力挣脱玄石重甲,将气海中的真气全部调入体内,飞身冲向剑光射向之处,在剑光落在两人身上之前挡在了他们的上方。

“呃啊!”龙渊提前用身体覆住了那襁褓中的婴孩,剑光砸在龙渊背后,划开了龙渊御体之气,登时鲜血洇湿了他的后背。

龙渊痛得紧闭双眼,,嘴角鲜血滴下,点在婴孩唇边,婴孩柔舌一舔,咂么起来。不多时,婴孩双眼圆睁,某种泛出摇曳的紫色,诡魅而邪异。

连连受到重创,龙渊意识一片模糊,一下子昏倒下去。这道剑光将地上的乱石掀了起来,又撞断了一根巨大的石柱,石柱断裂倾倒将龙渊连同婴孩掩埋了下去。

龙渊昏倒之际眼睛透过石头缝一瞥看到了侧躺在地上的贵妇。只见贵妇容貌清丽,眉如细柳,素颜如玉。之后龙渊意识模糊起来便看得不真切了,似乎在贵妇散乱的秀发下,有着与常人迥然不同的、耳廓如匕首之鞘一样的双耳。

精灵耳。

“庇护魔族的武人,我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一点生命迹象都没了,估计是陪阎王打牌去了。哼!”

荆潇感受了一下,没有再发现活人的气息,便驾驭宝剑飞天而去。

乱石堆中,龙渊浑身都是靛蓝色,在被乱石压落的前一刻,他将体内的尸毒封印解开,变成了僵尸的模样。

若不是借助尸毒给予的生命力,龙渊必定会被数以万斤重的乱石压死。

他体内的尸毒因为是经过了炼化,内里的邪恶之气已经锐减,也是因此,即便荆潇是一名修士也没有感知到龙渊的变化。

不知过了多少时日,龙渊再次醒来时,他已经睡在了一张台炕上,身处一间不算宽敞的房屋内。房屋四壁以泥土糊上,壁面不算平整,屋顶以稻草和木头混搭,相当简陋,不似富裕人家。龙渊身上缠着麻布,后背的伤也被简单地包扎起来。

浑身的筋骨只要稍微动弹一下,就会传来难以忍受的痛楚,龙渊忍着疼痛缓缓起身,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不知道身在何处。

感受了下自身的状态,龙渊发现他体内还有着灵力,只有等这些灵力消散之后他才能运转真气。

“这是哪里?”龙渊将气海中的真气调入体内,去中和那些灵力,又环顾了四周,自语道。

恰巧此时有一个年约六旬的老丈端了一个碗进来,老丈见龙渊醒转,忙将手中的药碗放在桌子上,问龙渊道:“年轻人你好些了吗?”

龙渊点头,说道:“好些了,请问是老丈救了我吗?”

“我到前面山谷采药,见死了很多人,就赶紧查看了下,后来听到一声婴孩的叫声,才在乱石堆里找到你,你怀里护着一个足月的女婴。所幸你和那个女婴还有一口气,我便把你救了回来。说起来那些死去的人很奇怪,耳朵上都带着一双耳护好像不是中原人士,估摸不是南蛮就是北戎的人,不过死得那么惨,也是可怜。”老丈道。

龙渊没听师父细说过魔族的事情,虽然入世后听说过魔族,但并不知道魔族中的魔人都生着一对精灵耳,又听老丈说这些人大概不是中原人氏,便没有把这些死去的妇人和女子往妖孽处想。

“多谢老丈救命之恩。”龙渊躬身行了个礼,又道,“对了老丈,那个婴儿呢?”

“在我老伴儿那里呢。年轻人来先把药喝了。”老丈说着便端起了药碗递给龙渊。老丈不知道龙渊是武门弟子,也不知道武门弟子受伤从不寻医问药,只当龙渊是寻常少年。

龙渊觉得没有多作解释的必要,就把汤药一饮而尽,含在喉中,随后与老丈一起去了前屋。

龙渊行的非常缓慢,在过一个墙角时,他将汤药顺出喉咙。

“年轻人,你气色很差,不宜多动。”老丈看龙渊一头的冷汗,劝道。

龙渊笑笑示意,他想看看那个女婴,在他的印象中,那些乱石砸下来后,最终他体力难支,压在了女婴身上,不知道有没有对她造成伤害。

贵港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宁德治疗癫痫病费用
雅安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贵港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宁德治疗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