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战龙魂纪 第五十九章 灭恶龙之魂,扬华夏之威

2019-12-04 19:18: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龙魂纪 第五十九章 灭恶龙之魂,扬华夏之威

周小飞找到小姨的时候,小姨正在房间照镜子。

“小飞你来看看,我有没有变年轻。”龙怡拉过周小飞让他仔细观察。

周小飞只好解释:“这驻颜丹并不能变年轻,他只能留住现在的容颜,不再衰老而已

。”

龙怡愤愤道:“你昨天又不说清楚,害我照了一早上。”

周小飞对这个极品小姨一直没有办法,忙岔开话题问道:“师傅说你们要结婚了?”

龙怡点点头,脸现羞涩。

周小飞终于舒了口气。

龙怡很是敏感,发现小飞神情,不禁冷笑:“你是不是想这下小姨总算嫁出去了?你就这么以为我龙怡就没人要么?”

周小飞忙着赔罪:“哪能呢!准备什么时候办?”

“三天后。”

“这么着急!”龙怡眼一瞪,周小飞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忙又道:“我的意思是什么都没有准备,是不是太仓促了!”

“不要准备什么,我们只是在村子里和大家吃一顿,摆个仪式就行了。”

“这怎么行!”

周小飞被龙怡赶出了房门,相当郁闷。走在村子里,看着熟悉的房子,心里是一种家的感觉。

小虎跑过来,手里抱着孩子,他现在是名副其实的超级奶爸。周小飞腹诽:白瞎了这这一副好身板。

“小飞快去看看,二丫和西村的干起来了。”

“在哪呢?”

“老地方。”周小飞拔腿就走,小虎还想说点啥,周小飞早没影了。

周庄分东村和西村,平时还算和睦。但在这些从小打到大的孩子眼里,那是水火不容的。

老地方是东西村中间祠堂后面的一片菜地。由于这里是孩子们解决各种争端的战场,现在已经没人种菜了。由于经常有人在此活动,泥土已经被踩得结实、平整。

此时二丫一马当先站在前面,后面都是些半大的孩子和没有结婚的青年。对面也是一群青年和孩子,一个俊朗的年轻人和二丫对峙。按照周庄的规矩,结过婚的是不准参与这里面的纠纷。

二丫说道:“周强,今天是我们东村为小飞回来准备开个庆功会。你们西村在这个节骨眼上过来捣乱,诚心是想搞事。今天我把话撂下,这地方东村包了,识相的赶紧滚蛋。”

“二丫,别人怕你,我周强不怕。这地方本是东西两村共同所有。我们西村周明大哥也回来了,我们也要开庆功会,识相的趁早让开。”周强的气势毫不示弱。

“周明回来了?我怎么没听说。”二丫疑惑不信。

“昨天晚上回来的。你们都去看周小飞那小子了,不知道也很正常。怎样你们还是让了吧。”周强甚是得意。

“不让!”二丫斩钉截铁道。

“看来今天我们要开战了!”

“谁怕谁!”东西两边开始跃跃欲试。

“都老大不小了,还玩小孩子把戏。二丫,好几年没见,越来越漂亮了,我周明好歹也是个有为青年,我们俩处对象如何?”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从西边排众而出。

周小飞在后面“靠”了一声,暗骂道:老子的台词都让这小子抢了,装逼比人家晚了一步。

二丫气道:“周明,你也不照照镜子,想和我处对象,除非太阳西边出来。”

周明也不生气:“明天我就和老村长说说,让村长把你嫁给我。从此我们东西两村合为一家,那不是很好!”西村在周强的带领下一阵起哄。

二丫正待反驳,后面传来周小飞的声音:“好臭啊,是谁放的臭屁这么臭!真是臭不可闻,臭不可闻。”周小飞缓缓地走到二丫身边和二丫现在一起。

周明脸色瞬间阴沉:“周小飞,说话这么难听,一点素质都没有。”

“我们当然不像你这种喝洋墨水的,我们就是农民,农民都应该是这么说话的,既然出去了,就不要回来了,在洋大人身边不是瞒好的吗!”

“你这是嫉妒。”周强在旁边帮腔。

周小飞嗤笑道:“我需要嫉妒吗?难道我说的有错?你问问周明,他自小就在米国长大,隔几年回来一次,每次回来不是耀武扬威,就是惹事生非。你们想想我们这么多年打的仗有多少都是为了周明而打的。”

周小飞继续说道:“我们东西两村并无深仇大恨,你问问他,为什么他每次回来,都有事发生。”

周小飞斩钉截铁道:“我们不是他的玩具,我们都是周庄人。”

二丫首先鼓掌,东村人都大声叫好。西村周强等人都颇为尴尬,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

周明脸色铁青,怒道:“周小飞,你不要血口喷人。我要跟你决斗!”

“乐意奉陪!”周小飞淡淡地回应。

周庄的规矩如果一方提出决斗,另一方必须予以回应。要么接受,要么请老村长定夺。当然大多数是接受,请家长是老师干的事。

周明脱下西装,双掌成刀,一个屠龙起手式,造型摆得极为悦目。周庄内部决斗必须用屠龙手的招式,这是不成文的规定。

周小弟飞也是一个起手式,动作沉稳有力。

周明首先发难,一招“屠龙破千金”,步伐交错,单掌砍向周小飞脖颈。周小飞还了一招“开土降龙砵”双拳似辊,轰向周明双肩。

周明变招,身体一侧,截住周小飞双拳。二人你来我往,开始打得四平八稳、波澜不惊。后来二人越打越快,拳掌交击之声不觉于耳。

周小飞以为已他现在的实力,周明应该不堪一击。可是他越打越心惊。周明不但力量上不输于他,竟然在身体坚韧程度上也不逊色。

周小飞自是不解,他是经过练体功法淬炼才有如此修为。而且他从周明身上发现一种熟悉的感觉,尽管周明极力掩饰。难道他是专门为自己而来?

周小飞越打越平静,他倒要看看周明能坚持到几时。所以他也不怎么进攻,以防守为主,以拖延时间。

二人战斗难分难解,外人看来自是认为周小飞不如周明,可周明自知并不是那么回事,周小飞还留有余力。

一个身影窜入阵中,一招四两拨千斤把二人分开,二人见是老村长,都只得停手。

老村长挥了挥手:“都散了吧!”众人只得一哄而散,周明也恨恨的离开。

“小飞你跟我来。”

周小飞跟着老村长走进祠堂,二丫也跟了进去,老村长也不阻拦。

进入祠堂,周小飞对着正中的画像拜了三拜。

老村长说道:“自先祖周处屠尽天下孽龙距今近一千八百年,周庄也延续了一千八百年,世间虽无孽龙,可我华夏仍然受尽苦难。四方仍有恶龙之魂不灭,亡我华夏之心不死。小飞你可忘你之誓言?”

周小飞恭敬答到:“生是周家人,死为周家鬼;灭恶龙之魂,扬华夏之威。”

老村长点点头道:“周明不是你的对手,你为何迟迟不将其击败?”

二丫也好奇的看着周小飞,等待他的答案。

周小飞沉默,许久才答:“他变了,他已经不是周庄人。”

老村长默然很久,叹气道:“你会怎么做?你会放过他吗?”

周小飞摇头。

老村长挥了挥手,周小飞和二丫离去。老村长一个人站在祠堂,身影越显消瘦,似苍老许多。

二丫看着脸色沉重的周小飞,问道:“你和老村长打什么哑迷?”

周小飞没有回答,二丫生气的一把把他推到墙边,恶狠狠地说:“你说不说!”

周小飞看二丫的脸快贴到他脸上,就调皮的吹了口气。二丫眼睛一闭,再次睁开时,周小飞已经跑远了。

二丫气得跳脚:“周小飞,你给我回来!”忽的又笑了笑,骂道:“臭小子,你跑不了!”

三天后,周剑飞和龙怡的婚礼如期举行。

这几天的小猴快成了周庄一大祸害,每家每户到处流窜,见到好吃的就吃,好喝的就喝。现在的小猴死活不肯进灵兽袋,这样的生活才是它需要的生活。周小飞也只能当作小猴不是自己带来的,村里已经成立了捉猴队,可是小猴依然我行我素,到处乱闯。

周剑飞家里是张灯结彩,好不热闹。中午办完了仪式,大家就等晚上开始大吃大喝。

今天的周剑飞喜气洋洋,小姨也是穿着大红衣裳,到处张罗。她那大咧咧的性格,到处都是她肆无忌惮的笑声。周小飞真替师傅担心,不过想到他们这样也坚持了二十年,可能他们的乐趣无人能懂吧。

今天周小飞也穿了新衣服,一身西装让他很是别扭,昨天理的寸头倒是非常喜欢,以后就这个发型了。

二丫跑过来说道:“芸姐来了。”

周小飞连忙出去迎接,小姨的婚事他通知了燕京。

刘芸在周剑飞的陪同下走了进来,见到周小飞就问:“小姨呢?”

周小飞刚想去找,二丫已经把小姨拖过来了。

小姨嘴里还在埋怨:“我刚拿了付好牌就拉我,不行!我得把牌打完。”

周小飞差点摔倒,这就是今天要结婚的小姨。

建始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怎么样
在长春治银屑病哪所医院最好
成都哪家性病医院好
太原治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榆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