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劫修传 1102.1101章 混沌古阵三箭破

2020-01-16 18:22: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劫修传 1102.1101章 混沌古阵三箭破

#!

元雪蝶皱眉道:“这些人好不莽撞,若遇非常之变,又该如何是好。”

那边紫衫修士见三人止步不前,替三人着急起来,叫道:“大仙子,原道友速速赶来,若是迟了,怕是什么好处也捞不着了。”

元雪蝶也不理会,动用灵识向那湖中岛探去,探了良久,似乎并无生灵气息,这才略略放心。

等三修迤逦赶到岛上,诸修早就四散而去,各自搜寻可用之物。

这座湖心岛甚为广阔,其状狭长,向大湖深处远远伸展去,也不知何处才是尽头。这时紫衫修士见三修行动迟缓,早就等不急了,匆匆向前,已是没了人影。

原承天见岛上诸多灵草奇花已被采摘一空,地面狼籍一片,好似狂风过境一般。不过越往前行,诸修或因心气越高,寻常灵草也就不放在眼中,倒是偶尔可见数株灵草奇花了。

原承天随手摘了一株蓝色花朵,用观玄术瞧了瞧,这蓝花是被诸修放过的,可见在诸多灵草之中算是平常了,但亦是灵气甚纯,不过观其药性,却是平平,与凡界甘草之性相似。炼丹是或多或少,对丹性并无大碍。

看来是此处佳材甚多,因此这蓝花也就没人瞧得上眼了。

元雪蝶至此也有些性急了,以她的性子何曾落于人后,如今跟在诸修身后,只能寻些诸修不要的物事,真可谓情何以堪。

正想急步上前,又见原承天不急不忙,似乎不以这岛上的灵花奇草为念,心中忖道:“承天定有成算,我又何必着急,让他轻看了。”

这时原承天便将那块灵符交给元雪蝶,元雪蝶用手一握,惊道:“竟有此事。”

原承天道:“是否真有此事,在下也不敢肯定,但想那灭界之中,实蕴藏极大神通,若是外泄了,其后果怎样,难以预料。”

元雪蝶道:“那灭界之中,又会有怎样的法术神通?”

原承天道:“这灭界唯有创世大修亲去探过,据闻便是创世大修,在灭界之中,也只停留了三日,就不得不退了出去。大修虽不曾说过灭界中的情况,但想来以大修之能,尚不能久待,又何况他人。”

元雪蝶嘿嘿冷笑道:“这么说来,天一神宫是想让我等开启灭界之门,让我等先做个替罪的羔羊,他们也好趁便修行灭界中的诛天灭地的大法,打的倒是如意算盘。”

原承天道:“幸好这灭界之门究竟在哪里,又是怎样的情形,谁也不得要领,未必就能轻易撞到。以在下看来,天一神宫若想引诱我等去开启灭界之门,定有安排,若是有人引我等去某个奇异所在,说不定便是天一神宫的阴谋了。”

元雪蝶拍手笑道:“还是承天灵慧。不过,谁也不曾见到灭界之门,而这混沌极境又是广阔无极,就算是刻意寻个十年八年,也未必能瞧见了,除非是有人刻意引导。嘿嘿,这一手我可记下来。”

这时前方出现数条人影,正是前行的修士在那里摘取灵草,元雪蝶怎肯跟在他人身后,拾些别人不要的破烂,怎是瞧也不见,就径直向前行去,倒是原承天一路行来,随手摘了几株灵草。

又向前行了几步,忽见紫衫修士青衫修士与吴之诚立在道旁,正冲着一堆山石发呆。四周诸修见三人这样的情形,也是好奇心起,好在这岛上灵草甚多,几乎是俯拾皆是,刚上岛时,是担心被人抢了去,现在个个物藏丰盈,倒也不必那么心急。因此都围了过来观瞧。

便有修士道:“这堆山石莫非是什么奇宝?我来瞧瞧?”正想动手,却被吴之诚喝道:“最好别动。”

那修士道:“这是何故?难不成这岛上的物事却是你家的?”

吴之诚忙道:“道友莫要心急,你瞧这块山石,布置的是否有些古怪?”

那修士瞧了一眼,笑道:“不过是左四右五,前三后六,瞧来像是九宫,却排得乱七八糟,这修士的玄承着实可笑。”说到这里,却渐渐的笑不出来了。

而诸修听到这里,则是心中一凛。那九宫八卦本是仙修之术,这混沌秘境之中怎会存在?可见这块石块必是人为,难不成这秘境之中,果然是有大能生灵存在?

又有一名修士道:“若说这堆石块是天然堆成,断然不会这么齐整,若说是有人刻意为之,此人的修为玄承倒也不足为虑。”

此言正说中诸修所想,诸修皆是相视而笑。堆了这石块的生灵固然是具有灵慧的,却是修为不高,不足为虑。

这湖中岛既是五行兼备,自然是可能生出生灵来的,可那只生灵或许是生来也晚,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大成就了。

忽听人群中有一人道:“这堆山石乍看上去,的确是略显凌乱,与我等修行之法大不相同,可诸位莫要忘了,那世间的阵法,皆是依法则而定,而这混沌中的法则,又怎能与昊天凡界相同。”

诸修循声望去,见是原承天,又怎敢掉以轻心,那原承天每发必中,虽只是仙修中乘之士,可没人敢轻视了。而此番话更是有理,诸修刚刚放下去的心,复又拎了起来。

吴之诚道:“依原道友看来,这堆石块莫非就是古阵吗?”

原承天道:“世间阵法,皆要依环境法则而定,或借日月之能,或借山泽之威。但在这混沌之中,何来日月,又少见山泽,故而其所列阵法,又怎能与我等所学相同。而此阵古意苍然,极简极朴,那其实才是阵法的真正奥意。”

诸修听到这里,忍不住就向后退上数步,生怕这阵法会如异兽一般暴起伤人。而诸修再去细瞧这堆石块,所得又与刚才大不相同,越瞧越觉得这阵法布置的高明。

忽有一修士道:“我瞧这阵法,倒像是一个门前禁制一般,莫非这阵法后面,藏有洞府?”

青衫修士也点头道:“瞧来的确像是洞府门前的禁制了,道友此意,与我心有戚戚焉。”

就有那性急胆大的修士道:“是不是洞府禁制,一试便知,还请诸修让开,让在下一试。”

原承天本能的就想阻止,只是因他心中念念不忘“灭界之门”四字,见到这座混沌古阵,怎不警惕?但复又想到,那灭界是怎样的所在,混沌秘境中若有生灵,必定是避之不迭,又怎会替其设阵守护,看来此处绝非灭界之门了。

至于这堆石块之后,是否藏有一只混沌生灵,也是仍需一试。虽然此举仍是冒险,但诸修入此秘境,正是要探险寻宝,如今已见端倪,别说诸修,就连原承天也是极盼一睹的。

当下诸修让开,让那名修士试阵。紫衫修士道:“我也来助你。”将那柄混金锤取在手中。

那修士点了点头道:“你这混金锤倒也是件利器,你我二人同时动手,不信催不毁此阵。”也取出一宝,是为一张四尺大弓,弓上刻一个小小的“风”字。

紫衫修士道:“昊天有四大名弓,四小名弓,皆以水火风雷名之,你这弓莫非就是小风弓?”

那持弓修士笑道:“正是。”

紫衫修士道:“这小风弓也算是一件利器,并不亚于我的混金锤了。”

那持弓修士一边点头,一边取出三枝箭来,这三枝箭分为金银铜三种,其上符文亦是大不相同。昊天修士中用弓者甚少,因此见到这修士的三枝箭,皆是不知其妙用。

持弓修士道:“还请道士先用混金锤,在下方依情形而定三箭顺序方位。”

紫衫修士笑道:“妙极,在下一向是那开路的先锋。”

手中混金锤也不作势,就那么随意抛了出去,但仙修之士的祭器之法,自有妙诀,却不是靠腕力。因此这金锤祭之后,立时响起风雷之声,那风声听在诸修耳中,就觉得这金锤好不沉重。在原承天看来,此锤比起当初祭向蜃影时,又是大不相同。

就在那金锤快要触到石块时,那堆石块忽的轻轻一转,阵法变动,就让这金锤击了个空。这是阵法变化应有之理,倒是不出诸修所料。

那金锤虽被困进阵中,但此锤本身威能甚强,遇到蜃影这种无形之物自是显不出本事来,如今就算是被陷进阵法中,仍是直直向前,那石堆连变几次,终于还是被金锤触到一块石头,就听得轰然一声巨响,阵法中金光大现。

持弓修士叫道:“瞧我的。”将三枝箭齐齐搭在弦上,口中念动法诀,弓弦缓缓拉开,这拉弓之力,竟有三十岳之强。只听“嗖“的一声,三箭齐齐射将出去。

三箭虽是同时离弦,却有快有慢,先是那银箭首先抢到,此箭射到阵法的金光之中,就放出无数银光来,而这道道银光好不犀利,将那阵法金光搅得粉碎。

原来这阵法如法宝一般,会先有阵法光芒护阵,如今这金光被银箭搅碎之后,阵法就失去了第一层保护。

这时金箭恰好赶到,正好射在一块石头上。这石块既是混沌之物,自然非同凡响,虽被这金箭射到,也只是迸出数点火星来,又稍稍向后移了数寸罢了,自身不见有丝毫损伤。

可是这石块略略一移,可就将这阵法的破绽显现出来。这时铜箭又至,而铜箭射向的所在,正是这阵法的核心。

福田区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南磨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银川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梅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宁夏妇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