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萌妻难驯 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有这个需要吗-

2019-10-12 19:27: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有这个需要吗?

看着李秀宁面露难色,陆雪漫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猜不透她想表达些什么,只能耐着性子往下听。[燃^文^书库][]

“若琳还年轻,虽然之前得罪过你,但是她本质是好的,跟荣蓁蓁不是一路人。经过这一次,她也认识到不应该与荣蓁蓁搅在一起。所以,你能不能帮保密,权当不知道误伤用人这件事。”

原来是为了这个!

她和她丈夫对齐若琳真是宝贝的不得了。出了事就只会帮她擦屁股,难道他们打算让她一辈子不断奶吗?

话説回来,这是别人的家事,与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何必操这份儿闲心呢?

“要是没有若琳和荣蓁蓁,我就没机会拿到这份报告。没有报告的话,我要面临6个月到3年的有期徒刑。你放心好了,我只知道这份检测报告代表你与我合作的诚意,其他的一概不清楚。”

她一字一顿説的干脆利落,让李秀宁七上八下的xiǎo心脏终于归了位。

“那就多谢了!”

收起报告,陆雪漫起身去找夜南峰,却在师父身边见到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俊脸。

这厮属跟屁虫的吗?

我只不过想清清静静的待一会儿,他非要跑来搅局,真是够了!

冷冰冰的扫了权慕天一眼,她拉着夜南峰,便欲转身离去,却被师父摁进了座位,“他带来了好消息,你听完了再走也不迟呀!”

极不情愿的diǎn了diǎn头,陆雪漫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张妖孽般的俊脸,“有话快説,有屁快放,老娘很忙的!”

噗……

她説话比朝天椒还冲,这丫头吃枪药了?

额头飘过三道黑线,夜南峰同情的望了侄子一眼,仿佛在説,你到底做了什么让她这么不待见你?

冷着脸扫了二叔一眼,权慕天深邃的眸子甩出一道冷箭,对这个亿万伏的电灯泡肆无忌惮的宣泄着强烈的不满。

被嫌弃的这么明显让他不爽到爆,却碍于宝贝徒弟的面子没有发作,默默退了出去。

为了不泄露身份,李秀宁用化名包下了整个会所。

此刻,偌大的茶社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静默的氛围平添了几分促狭和压抑。

过低的气压陆雪漫异常烦闷,抱着肩膀冷望着对面的男人,清亮的嗓音中带着十二万分不耐,“你屁颠屁颠的跟过来就是为了玩深沉吗?”

这女人会不会好好説话?

如果换做别人,权慕天早就拍桌子了,可面对她,某男总会耐心爆棚。

“就算我无意中得罪了你,你也应该让我死个明白吧?”

无意?

你真会给自己找借口!

“按照你的説法,我是不是可以给你一巴掌,然后很无辜的説我不是看你不顺眼才打你的,刚才的行为纯属间歇性抽风,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几句话揶的某男无言以对,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明白哪里开罪了她。

“如果你想那么做,我没有意见。”双手撑着桌面,他把右半边脸递上去,“要是我长得很欠揍,就动手吧!”

嘿!

这厮抽风了吧?他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在公共场合让他下不来台?

除了我师父,这里连个苍蝇都没有。就算我打死他,他不但不能还手,还要説打得好!

心里暗暗发狠,她却迟迟没有付诸行动。送给男人一个白眼,她自顾自的品茶、看风景,把他当成了空气。

xiǎo女人不为所动让权慕天挫败到不行。

是我的魅力下降了,还是她的战斗指数飙升了?

你这么难搞,你师父知道吗?

静静的看著她,某男摸着下巴想对策。

刚才与李秀宁説了那么久,陆雪漫觉得口干

,斟满茶杯,正准备再喝几杯解渴,却被骨节分明的手指抢走了面前的杯子。

她不淡定了,瞪大了眼睛质问道,“你的杯子就在你面前,你抢我的干嘛?”

“因为我喜欢!”

菲薄的唇勾起美好的弧度,权慕天低沉的声线透着致命的魅惑,性感的要人老命。

这是五行欠揍,命理犯-贱的节奏吗?

话説,我为什么这么想打你呢?

“深井冰!”

扫了他一眼,陆雪漫抓起师父用过的茶杯就想砸过去,可事到临头,还是不忍心。悻悻地抓起手袋,她起身要走,却被一道潇洒的身影堵住了去路。

这厮成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

“好狗不挡路,你赶紧给我起开!”

两条大长腿搭上对面的椅子,他坚决的摇摇头,连xiǎo女人钻桌底的可能都被我他无情的扼杀在摇篮里。

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形势,陆雪漫发觉想逃走只有三条路。

要么ko掉这个男人,光明正大的走出去。要么破窗而出,遍体鳞伤的爬出去。

凭她的本事想放倒权慕天,可能性基本为零。

破窗而出的话,太疼,还是算了。

那么只剩下一条路,爬上桌子,绕到男人对面。

只不过,那厮手长脚长,反应又快,不等她在桌子上站稳,就已经被他封住了所有退路。

自动脑补了一下画面……

她森森觉得从这厮手里逃出去根本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还是算了!

郁闷的叹了口气,她拧着眉心问道,“你到底想干嘛?”

“二叔刚才説过了,我带来了好消息。”侧过脸,看着她憋屈的xiǎo脸,权慕天忍不住低低的笑了。

“你脑袋是不是有问题?有什么好笑的?”

明明她憋了一肚子怨气,可悲催的是,他这个所谓的罪魁祸首到现在都不知道错在哪儿。把人哄好也就无从谈起,要不要这么坑?

无可奈何的揉了揉眉心,他耐着性子追问道,“漫漫,你还没告诉我,我哪里得罪你了?”

你説我矫情也好,欺负你也罢,我偏不告诉你!

“你不是无所不能吗?那就慢慢想,权当开发智力喽!”

你觉得我有开发智力的必要吗?

嘴角噙着轻轻暖暖的浅笑,权慕天刮了下她肉呼呼的鼻尖,低沉的语调中带着明显的控诉意味,“漫漫,你这样很不利于家庭的安定团结哦!”

“我们已经离婚很久了,谢谢!”

咳咳……

你这么拆台,真的好吗?

“难道你不知道你我复婚是众望所归吗?”

某男笑的人畜无害,却换来一个冷眼,“居然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

一句话让权慕天彻底黑了脸。

深深的望着陆雪漫,他似笑非笑的反问道,“刚才你説什么?麻烦你重复一遍。”

这厮不止神经不正常,连耳朵也有问题!

他是不是被我气糊涂了?

鄙视的横了他一眼,某女提高了声音,“我説居然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所有人都盼着你我复婚?”

“你声音大一diǎn儿……我听不见!”

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他侧耳倾听,装出一副懵懂无助的可怜相,逼真的演技足以以假乱真,让所有人相信他的听力出现了问题。

只可惜,他瞒得过其他人,却独独逃不过陆雪漫的火眼金睛。

察觉到他有意戏弄自己,某女赌气把狠话扔了出去,“我从来都没想过要跟你复婚!这下你听清楚了吧?”

这女人百分之二百的欠收拾啊有木有?

“你再説一遍?”

眼底墨色翻滚,冰冷的眸光仿佛能瞬间冰封一切,强大的威压让她瞬间觉得氧气不够用了。

默默咽了口口水,她避开男人吃人的目光,愤愤不平的开始抱怨,“凭什么你説什么我必须照做,你谁呀你?你像防贼似的防着我,还想让我跟你复婚,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天地良心啊!我什么时候防着你了?”

装,继续装!

你的演技真是越来越好了!

“俗话説,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既然你有心抵赖,我説什么都没用。现在,我要回家陪孩子们喝下午茶,请你让开!”

哀怨的看了她一眼,权慕天轻轻叹了口气,“我连午饭都没吃,你已经准备喝下午茶了。”

活该!

不按时吃饭早晚饿死你!

心疼归心疼,她嘴上却不饶人,“你不吃饭,挨饿的又不是我!”

“听説这里的午餐不错,陪我吃一diǎn儿?”

蹭了蹭她的肩膀,某男太了解她,这种时候话説的虽然硬气,心里却早软成了一堆棉花。只要装装可怜,説几句好话,就能轻轻松松把人摆平。

“这都几diǎn了,人家不会为了你开火的!”

晃了晃骨节分明的手指,他一板一眼分析道,“今天是李秀宁包场。难道他们不该满足土豪客户的额外要求吗?如果连这diǎn儿xiǎo事都做不了,这家会所迟早关张大吉!”

道理是没错,可这厮毒舌的功力分分钟精进。再这么下去,我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你出门之前吃了毒药吗?嘴巴这么损,当心死了以后下拔舌地狱!”抽过菜单扔给他,陆雪漫狠狠瞪了他一眼。

凑到她耳畔,权慕天坏笑着戳穿了她的xiǎo心思,“只怕你不是怕我死后下地狱,是怕説不过我吧?”

又被这厮看穿了,还让不让人愉快的活着了?

羞愤交加到爆,她抡起精装的菜单,也不管打在哪儿,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你説,我需要担心自己説不过你吗?就算我説不过你,你也要让着我,懂?”

他们旁若无人的打打闹闹,甜蜜暧昧的场景让不远处的夜南峰的xiǎo心脏伤到不行。

你们考虑过单身狗的感受吗?

秀恩爱的都是坏人!

他正在专心腹诽,却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乌鲁木齐治疗阳痿费用
朝阳治疗卵巢炎医院
陇南治疗男科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阳痿医院
朝阳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